Friday, July 8, 2016

區區有飯派的企業社會責任

免費早餐 - 徐家健
區區有飯派的企業社會責任
2016年07月06日
說過了,領展(823)與港鐵(066)近年股價一直跑贏大市。傳說中,司長有意解決這兩座「大山」,兩隻股票冇因此下跌;現實裏,特首表明房地產投資信託基金不應像發展商一般,以追求最大利潤為目標,領展股價再創新高。同為私人企業上市公司,在號稱全球最自由經濟體的香港,只有發展商才有資格追求最大利潤固然不可思議,更不可思議的,是市場只當現屆政府權力最高的兩位領導是時事評論員,還要是影響力欠奉的那一種。
市場當政府冇到,市民卻不能當市場透明。是的,無形之手不代表提起社會責任所有企業便馬上無影。所謂「企業社會責任」(corporate social responsibility),一般指的是企業經營時除了奉公守法,還要兼顧社會和道德責任,例如為弱勢社群提供就業機會及合理工資、減少污染令社會可持續發展等。特首話:「Link Reit has a particular corporate social responsibility, because it serves the needs of public rental housing tenants.」如此推論,不只住,衣、食、行甚至各種消費,只要在公共屋邨做生意所有店舖,都要負上獨特的企業社會責任?
企業社會責任的概念自上世紀六、七十年代起在西方社會成為議題,當時芝大佛利民認為要以代理人身份替企業管理業務的行政人員兼顧其他社會責任,難免牴觸股東利益,慷他人之慨是為不該。半個世紀過去了,歐美市場投資在企業社會責任的總資產額當今是數以兆計。事後孔明,你情我願的企業社會責任,原來可以合乎經濟效率。
要追求經濟效率與承擔社會責任沒有牴觸,企業至少要符合以下兩大條件之一。其一,即使短期利潤與社會責任有牴觸,長遠利益與社會責任要一致。Doing well by doing good,企業社會責任有助股東防止管理層只顧追求短期利潤而放棄長遠利益。其二,利潤不是股東唯一追求的東西,企業社會責任令管理層更有效地平衡股東對長遠利益與社會責任的追求。我一向認為,只要社會對社會責任為何物有共識,而企業又比政府更有效履行社會責任,透過企業社會責任提升企業形象可以合乎經濟效率。過分著眼短期利潤,長遠惹來政策風險,企業更可能得不償失。
昨晚,有緣訪問深水埗明哥關於被加租逼遷後新店開張的情況,明哥提到他「區區有飯派」的夢想。我忽發奇想,提議明哥找領展合作。今天香港社會,我看不到有甚麼比明哥派飯爭議更少的好人好事。而一直以來,領展其實是有以低於市值租金向社企出租舖位的。向部分有需要的公屋居民派飯,有助減輕領展的「原罪」。再讓兩大政治領袖來個成功爭取,何樂而不為?
作者為香港亞太研究所經濟研究中心成員 美國克林信大學經濟系副教授及資訊經濟計劃附屬學者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當非理性除牌遇上技術性調整 徐家健 經濟3.0

2017年10月17日 徐家健 經濟3.0 當非理性除牌遇上技術性調整 一句「不要怕,只是技術性調整」,言下之意是大時代裏股民有時反應過敏,因此股價才需要技術性調整回復正軌。今屆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塞勒(Richard Thaler),便是憑研究人類在市場上種種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