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August 10, 2016

金融服務界別為誰服務? 徐家健 經濟3.0

2016年8月9日
徐家健 經濟3.0
金融服務界別為誰服務?
上市改革爭議愈演愈烈,港交所證監會矛盾升級。這邊廂,先有創業板之父羅嘉瑞狠批證監會變相接管港交所上市審批職能,將扼殺市場發展活力,再來港交所非執董李君豪接力炮轟新建議令證監會獨攬大權,後果不堪設想;那邊廂,曾拍板保留港交所上市審批權的前局長馬時亨,今是而昨非地說改革遲到好過無到,證監會行政總裁歐禮達更罕有公開反擊港交所誤解建議內容。
權鬥,不難理解,值得深究的,是口口聲聲以保護小投資者為名的政府干預,公眾不但不聞不問(還記得仙股事件吧?),連本地什麼奧國經濟學派,以及擁抱獅子山精神的右冀智庫亦漠不關心。然而,我認為更耐人尋味的,是引起業界極力反對的改革建議,代表金融服務界的張華峰議員卻大唱反調稱支持,難怪臨時上陣的詹劍崙表示,挑戰張華峰皆因不滿他無為業界利益着想(另一參選者徐聯安未就事件表態)。一直以來,金融服務界因只有公司票而被詬病為「小圈子」選舉,選舉前爭取連任的議員,與小圈子裏有票在手的本地大孖沙對着幹,張華峰究竟在為誰服務?
規管經濟學的政治啟示
答案不好說。先換個話題,跟大家講一段經濟思想史。上世紀六十年代以前,經濟學界對政府規管市場的主流看法,是規管因市場失效而起,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史德拉(George Stigler)卻為我們提供了一個新角度,去思考政府規管的問題。打起算盤,我算是史德拉的徒孫,有責任提醒在港掛着芝大招牌的人,政府規管所為何事。
1964年史德拉發表了一篇質疑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監管成效的文章Public Regulation of the Securities Markets,文章以統計分析得出結論,證券交易委員會的成立對投資者平均回報沒有影響;其他行業的監管如電力市場,史德拉同樣找不到監管令消費者享受更平電費的證據。〈上市監管諮詢零分重作〉一文中,我曾批評〈建議改善香港聯合交易所有限公司的上市監管決策及管治架構〉零分要重作,這是芝大傳統。沒有數據,沒有分析,憑什麼斷定上市監管改革可提升本港市場競爭力,以及對投資者的保障?司棋姐在《溏心風暴》至少有雙眼做證,諮詢文件卻只睜大雙眼空口講白話。半個世紀前,政府規管失效的實證提醒史德拉,政府規管同樣有供有求,個別利益集團在政治世界要求「被規管」,往往出於行業「被規管」有削弱對手競爭力的效果。
1933年證券法的政治經濟
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在1933年的成立,沒有改善投資者的平均回報,史德拉的結論是強制性訊息披露制度,只提高企業市場融資的入場門檻。後來的研究發現,行外人以為的全面披露制度,其實有規定禁止在新股正式發售時,行家偷步預售和提供折扣優惠。所謂魔鬼在細節裏,證券法雖然對J.P. Morgan及Kuhn,Loeb等專做包銷的投行大孖沙未必有好處,但卻肯定削弱National City和Forbes等兼做零售的傳統商業銀行競爭力。同年的Glass-Steagall Act強制投資銀行與商業銀行業務分家,背後的政治經濟邏輯如出一轍。原來,戰後一些商業銀行一直想挑戰傳統投行上市包銷的領導地位,到了1933年之後,Morgan Stanley等投行才成功收復了不少失地。
代表金融服務界的議員被斥「很多人對現任不滿意,無十足諮詢業界,無為業界利益」,很多人不是所有人,無十足諮詢不代表完全沒有諮詢,金融服務界的小圈子誰默默歡迎上市改革?還是議員一心服務小圈子外的利益集團?係人係鬼,劇情直頭緊張過《溏心風暴》。
香港亞太研究所經濟研究中心成員
美國克林信大學經濟系副教授及資訊經濟計劃附屬學者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電費平貴的Formula E 免費早餐: 徐家健

免費早餐: 徐家健 電費平貴的Formula E 2012-12-08 我本身係一個電車男,一年又一年親身到現場支持電動方程式賽車Formula E,係好合理嘅。說過了,合理的創新formula就是要好玩。從供應角度看,賽車與房車之間的技術轉移有互補作用,幾十年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