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August 16, 2016

咪歧視我港豬 免費早餐 - 徐家健

免費早餐 - 徐家健
咪歧視我港豬
2016年08月15日
哮喘豬風波,輿論問了4個點解:(一)點解食環署冇喺屠房抽起哮喘豬?(二)點解哮喘豬有蓋上經檢疫的藍印?(三)點解遲遲才到肉檔封倉?(四)點解27個受影響零售點中多個肉檔稱「躺着也中槍」?事後,食物及衞生局長高永文承認,當局把關不力,有可能多過一個監管程序出錯。冇讀過經濟學嘅人都聽過「市場失效」,有讀過經濟學嘅人有時反而唔信「政府失效」。這是經濟學的一個老問題:病從口入,食物安全靠政府監管還是靠市場競爭?
先討論政府監管。以經濟學分析政府監管,其實不外乎成本效益。效益方面,經濟學從來不信健康無價,因為這不符一般消費者行為。好吃一點、價錢平一點,消費者都願意放棄一點健康。有醫生指,誤服哮喘藥在大部分情況下對健康的影響不大,而較常見的症狀包括心跳加速。監管有成本,消費者願意付出多少代價去減低哮喘豬導致心跳加速的健康風險呢?
成本方面,監管有價,皆因政府人手要納稅人埋單、監管增加生產成本會透過價格轉嫁到消費者、監管削弱本地生產商競爭力扭曲社會資源分配等。有報道指,內地豬抽驗率僅2.2%,比本地豬的抽驗率20%低得多。如此傾斜的抽驗方法有甚麼經濟基礎呢?抽驗有成本,抽驗率低於100%情有可原。但港豬抽驗率比大陸豬高出近十倍是歧視港豬嗎?假如港豬是慣犯,像外地執法人員racial profiling的統計歧視亦是情有可原。然而,有數據顯示,大陸豬農比香港豬農有良心嗎?另外兩個假說,其一,大陸豬先有內地監管人員把關;其二,大陸豬供應量大,同一農場出產只抽驗一小部分便夠代表性。第一個假說,今天相信連真港豬也不易說服。第二個假說,同一農場品質是否必定一致只有靠證據支持。政府現時的做法,是出事後封殺江西豬。問題是,江西得一個豬場嗎?為甚麼一個豬場問題會牽連整個江西呢?假如同一個豬農在江西以外亦有養豬,哮喘豬的風險一出江西便不一樣?還是食環署暗示江西的監管出了問題?政府現正檢討豬隻檢驗的流程和調查事件,咪再當市民係港豬,更要還港豬一個公道!
不要誤會,我並非逢政府監管必反。只是當政府監管明顯失效,市民自求多福,唯有多靠市場競爭解決問題。港豬,可以是個安全食品的品牌。要建立這個本土品牌,除了靠本地豬農努力,亦要靠本地消費者做人要有點要求,做人不要太港豬。
作者為香港亞太研究所經濟研究中心成員、美國克林信大學經濟系副教授及資訊經濟計劃附屬學者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當非理性除牌遇上技術性調整 徐家健 經濟3.0

2017年10月17日 徐家健 經濟3.0 當非理性除牌遇上技術性調整 一句「不要怕,只是技術性調整」,言下之意是大時代裏股民有時反應過敏,因此股價才需要技術性調整回復正軌。今屆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塞勒(Richard Thaler),便是憑研究人類在市場上種種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