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September 6, 2016

自己香港 自己研究 免費早餐 - 曾國平

免費早餐 - 曾國平
自己香港 自己研究
2016年09月05日
朋友黃健明博士在珠海學院工作,年紀比我大,除了有CFA和CPA的專業資格,又有金融業工作經驗,最近更成為經濟學博士。喜歡跟他合作研究,皆因他常識豐富,對香港的經濟現象知得比我詳細。去年我們發表了一項有關強積金的研究,今年再接再厲,申請了教資會為本地自資院校設立的研究基金。
僧多粥少,研究基金不容易申請成功,朋友叫我不要抱太大期望。
研究題目是香港貨幣制度發展史,尤其想了解的是1983年聯繫匯率以前多次的變動(除了銀本位制,也試過跟美金、英鎊掛鈎,更有一段時期自由浮動),探討香港的貨幣制度如何受外圍因素影響。
這是一個非常冷門的題材,更需要大量時間搜尋歷史檔案和數據。我們約定,就算申請撥款失敗,再艱難緩慢研究都要繼續做 。
誰知道上星期公布結果,我們的申請竟被接納,未來兩年有一筆可觀撥款,足夠聘請研究助理和減輕朋友的教學負擔。
我也留意到撥款結果的有趣之處:研究基金共有50位來自本地自資院校的教研人員「中獎」,遍及所有學科。不知道各個項目的實際內容為何,我只計算「香港」兩字出現在研究題目的比率:共有9個,佔總數接近兩成。兩成是高是低?我再翻查最近一年教資會資助大學(即八大)同一性質的撥款結果,發現「香港」兩字出現的比率只有6%。
為甚麼?
解釋之一,是八間資助大學自然科學、工程學的學者比例較高,而這些學科的研究題材少有甚麼香港非香港之分。
解釋之二,是包括經濟學在內的社會科學,香港題材的市場較細,難為國際期刊接納,身在資助大學的學者為保飯碗要放眼全球,在教學為主的自資院校工作反而沒有這種束縛。
無論如何,想做香港研究就去做。有沒有資助都好,有趣的香港題材做得認真,總有人欣賞支持。
本文星期一刊出時,立法會選舉結果已定。在香港獨特的政治制度之下,立法會沒有權力改變甚麼,對香港歷史、經濟、社會、政策有深入了解的候選人沒有優勢(甚至是負累),吃香的除了建制派就只有民粹、騎呢、離地、看似專業其實甚麼也不懂的一群。
看了幾星期的選舉論壇、政黨宣傳,心裡極不好受,也明白了自己香港除了要自己救,更要自己帶頭研究。
作者為香港亞太研究所經濟研究中心成員/美國維珍尼亞理工大學經濟系副教授
逢周一、三、五刊出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與蕭局長 談貧富懸殊 免費早餐: 梁天卓

免費早餐: 梁天卓 與蕭局長 談貧富懸殊 2017-06-23 傳媒、KOL以至政府官員都喜歡引用堅尼系數。這是個看似簡單但其實不易明白的指數。讓我簡單解釋一下,該系數的數值是在0至1之間,0代表收入分布絕對平均,1則代表收入完全集中在極小數的人手上。指數看似簡單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