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September 20, 2016

成功爭取上市改革諮詢放暑假 免費早餐 - 徐家健

免費早餐 - 徐家健
成功爭取上市改革諮詢放暑假
2016年09月19日
9月19日,今天本來是《建議改善聯交所上市監管決策及管治架構》諮詢期結束的日子。峰迴路轉,10日前證監會及港交所(388)宣布延長諮詢回應期限兩個月:「鑑於自諮詢文件發表以來,各界對有關課題極為關注,並發表了各種不同意見,且諮詢期的大部分時間正值暑假,延長諮詢期可讓各相關人士有更多時間提交意見。」小學生年年期待的放暑假竟成了國際金融中心延長上市改革諮詢期的一大理由,兒戲唔兒戲我不敢說。我說過的,都在《上市監管諮詢零分重作》、《證監有權者的權力限制》和《上市架構改革十問九回應》3篇文章中白紙黑字。文章發表過後,先有「而我不知丁蟹是誰」的金融服務界議員飄移(唔係轉軚),繼而一度高調表明「無Plan B」的證監會格仔旗前打死火燈。從零分重作到小學水平,今次我仲唔係成功爭取?
先說一段往事。生前致力推廣自由經濟的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佛利民(Milton Friedman),一次訪問中被問到書生論政是否浪費生命時這樣回應:
George always used to say, "Milton wants to change the world. I just want to observe it." But it wasn't true. That was what he would say. But after all, you never heard George say a good thing about bigger government. You never heard him in any way express views that differed from yours and my views about what we ought to be doing. So I think that was a little bit of a show that he put on.
「米爾頓想改變世界,我卻只愛冷眼旁觀」,是跟佛利民一樣反對大政府的史德拉(George Stigler)說的,佛利民卻認為這句說話有點造作。我是這兩位芝大元老的徒孫,但論研究興趣與史德拉較為接近。史德拉開創的監管經濟學,主張透過分析政府監管的實際效果推斷監管的政治成因。只愛冷眼旁觀的史德拉,憑知識改變了後世對政府監管的看法。從此,質疑監管政策的政治背景與實際效果,成為每個分析政府監管經濟學者的基本責任。
欠缺上市改革的實際效果分析,是上市監管諮詢零分重作的原因之一。更大的問題,是不盡不實的改革目標根本令政策分析無從入手。可以做的,是透過支持及反對的聲音推斷改革影響了誰的利益。支持的現任或退休高官先後有陳家強、馬時亨及梁定邦等,反對的頭面人物亦分別是羅嘉瑞、李君豪和梁伯韜等。這些人代表着甚麼團體的利益,我們不難理解。值得深思的,是以「改善效率、保障投資者」為名的改革諮詢,不但得不到市場或大小投資者的支持,連金融發展局亦批評建議中的新架構架床疊屋。上市改革茲事體大,臨近特首選舉,成功爭取得放暑假,正好讓各持份者好好想想自己究竟利益何在。
作者為香港亞太研究所經濟研究中心成員、美國克林信大學經濟系副教授及資訊經濟計劃附屬學者
逢周一、三、五刊出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與蕭局長 談貧富懸殊 免費早餐: 梁天卓

免費早餐: 梁天卓 與蕭局長 談貧富懸殊 2017-06-23 傳媒、KOL以至政府官員都喜歡引用堅尼系數。這是個看似簡單但其實不易明白的指數。讓我簡單解釋一下,該系數的數值是在0至1之間,0代表收入分布絕對平均,1則代表收入完全集中在極小數的人手上。指數看似簡單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