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September 23, 2016

挪威的身痕 免費早餐 - 徐家健

免費早餐 - 徐家健
挪威的身痕
2016年09月21日
上星期,應挪威經濟學院邀請到卑爾根分享我對石油及天然氣貿易的研究。想到挪威,我終於有機會借題發揮了。(警告:以下一段文字與財經無關)
「我聽到這首曲子時有時會非常傷心。不知道為甚麼,但覺得自己好像正在很深的森林迷了路似的。」這是中譯版《挪威的森林》中女主角直子說過的,比我年輕的文青都不會感到陌生。「這首曲子」,指的當然就是Beatles的舊作《Norwegian Wood》。像我這一代廢中,卻可能對這首歌的歌詞更熟悉:「I once had a girl, or should I say, she once had me. She showed me her room, isn’t it good, Norwegian wood.」不一定對,但憑John Lennon(年輕一代識佢係「莊靚龍」)的歌聲推斷這並非Paul McCartney的創作多數冇錯。偷食唔抹嘴,靚龍曾大方承認這首歌靈感來自他一次「外遇」;又痕又怕痛,故事發展下去,偷食不成廁所過夜信不信由你。Norwegian Wood其實是女主角房間牆身的平價裝修,與「很深的森林」九唔搭八,「非常傷心」更不是原曲的主旋律(靚龍後來憶述他根本記不起那次外遇的對手是誰)。是的,根本從來就沒有《挪威的森林》,玩食字《挪威的呻吟》也不對。挪威冇森林,靚龍有的是身痕。於是,村上春樹的文筆再好,對Beatles有點認識的廢中始終比較容易迷失於《東莞的森林》。
小說中又提到「不知那個交響樂團正甜美的演奏著披頭四的《挪威的森林》,而那旋律就像每次那樣令我混亂」,令我混亂的反而是以交響樂形式演奏流行音樂(要命,還強調是「甜美的」)。對於《Norwegian Wood》,有人認為它在西方流行音樂史上的位置在於成功引入印度樂器作伴奏。是個人口味吧,藝術創作中這類異國風情我一向不以為意。較說得過去的,這首歌反映了靚龍的成長。從yeah yeah yeah到左膠大愛能,它可算為以後的《Imagine》(年輕一代知佢係《現咩盡》)展開序幕。但我始終認為,討論《Norwegian Wood》,不如欣賞「二次創作」《4th Time Around》。Bob Dylan的文字、他與Edie Sedgwick的故事,不是比小說更令人着迷嗎?
財演俾冧把,我給大家一個旅遊貼士:身痕與女友遊卑爾根,好動的一起走上Mt Fløyen睇風景;愛靜的帶她到KODE藝術博物館看Edvard Munch。遇着個愛靜愛海愛閱讀,出海到Cornelius享受海鮮晚餐前,不要錯過Krok og Krinkel Bokcafè的地道甜品。美味的海鮮,加上Edvard Munch以及懂得欣賞Edvard Munch的挪威人,Norwegian Wood再cheap,挪威也絕對值得一遊。
作者為香港亞太研究所經濟研究中心成員
美國克林信大學經濟系副教授及資訊經濟計劃附屬學者
逢周一、三、五刊出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當非理性除牌遇上技術性調整 徐家健 經濟3.0

2017年10月17日 徐家健 經濟3.0 當非理性除牌遇上技術性調整 一句「不要怕,只是技術性調整」,言下之意是大時代裏股民有時反應過敏,因此股價才需要技術性調整回復正軌。今屆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塞勒(Richard Thaler),便是憑研究人類在市場上種種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