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October 25, 2016

跟耶倫主席學經濟 免費早餐 - 曾國平

免費早餐 - 曾國平 
跟耶倫主席學經濟
2016年10月24日

今時今日的中央銀行,閒閒哋有幾十個經濟學博士坐鎮,由從事尖端學術研究,到做基本數據分析,央行跟學術界關係密切。就如聯儲局主席耶倫,上一份工是大學教授,在行內頗有地位。
最近耶倫「重操故業」,在一篇演說中提出4個重要的學術問題。演說精彩,既描述了宏觀經濟研究的現況,亦暗暗反映耶倫對貨幣政策的取態,值得跟大家詳細解說。
第一問:經濟不景會否造成長遠傷害?
教科書的看法是河水不犯井水,宏觀經濟的需求跟供應互不干涉。總體需求包括消費、投資,受貨幣政策影響之餘,亦為政府稅收開支左右。總體供應,指的是生產力、科技水平、人力資源等,決定了一個經濟可以生產出多少東西。例如量化寬鬆寬到某個地步經濟仍未有起色,就要懷疑是否供應方面出了問題。
耶倫看法冇咁簡單,認為有所謂「滯後」情況存在:消費、投資疲弱,造成失業令有心有力的工人投閒置散,一技之長漸漸生銹,更甚的是失去了工作意志,成為社會負累。同時企業又不敢大力投資,技術研發停滯不前。
我的解讀:「滯後」指的是衰退帶來的需求不足會對供應構成長遠傷害。若果真有此事(但不易證實),央行對衰退就要落更重的藥,既應付即時的經濟不景,亦避免打擊未來的供應。這是支持央行積極救市的理由。
第二問:金融跟實體經濟有甚麼關係?
經過金融危機一役,大家都感受到金融市場的破壞力有幾大。金融市場,點止炒呢樣炒嗰樣咁簡單?由人到企業,要借錢就要人信得過你,而信任是靠實力得來的。例如你有份好工兼一層樓在手,又或你公司的資產有市有價,你就有借錢的好條件。
之但係當經濟不景,你前路茫茫之際,手頭的資產同時價格大跌,借錢自救的實力急速減弱,連申請信用卡都未必有人肯批。這種屋漏更兼連夜雨的情況,可以由星星之火擴大到足以燎原。
我的解讀:耶倫這條問題問得「反叛」,超越聯儲局一向負責的範圍。面對資產價格的波動、借貸市場的鬆緊,到底聯儲局應該如何回應?耶倫似乎會有所行動。不過,積極態度有其缺點:插手金融市場令聯儲局行為更加難估。市場千變萬化,到底你會睇邊樣?
(星期三再續)  
作者為香港亞太研究所經濟研究中心成員/美國維珍尼亞理工大學經濟系副教授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當非理性除牌遇上技術性調整 徐家健 經濟3.0

2017年10月17日 徐家健 經濟3.0 當非理性除牌遇上技術性調整 一句「不要怕,只是技術性調整」,言下之意是大時代裏股民有時反應過敏,因此股價才需要技術性調整回復正軌。今屆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塞勒(Richard Thaler),便是憑研究人類在市場上種種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