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November 16, 2016

特朗普的事實與偏見 曾國平 經濟3.0

2016年11月15日
曾國平 經濟3.0
特朗普的事實與偏見
這是我經歷過最沒有氣氛的選舉。不看新聞不上網,可能連選舉完結了也茫然無知。選舉前幾星期,大學校園附近只有零星的特朗普宣傳品,希拉莉的更是絕無僅有。走遠一點到郊外,特朗普支持者較多,希拉莉仍是近乎無蹤影。街上的車屁股也難得蓋上任何一方的貼紙。看選前民調,維珍尼亞州原來已不再是搖擺州,希拉莉有明顯優勢,特朗普競選團隊據說已放棄了宣傳活動。
我想選民態度如此冷淡,投票率會相當低吧,口說會支持某一方的,未必會身體力行去投票。
大城小鎮政治氣候大不同
結果希拉莉小勝維珍尼亞州,靠的是東部和北部(鄰近華盛頓首都)的選票。維珍尼亞州的有趣之處,是除了零星幾點的藍色,西南部一片深紅。其中一點藍,就是我身處大學區所屬的蒙高馬利郡,2008年奧巴馬大比數勝出,到了2012年奧巴馬只稍微落敗。這個郡比附近的鄉郊多一點藍,當然是拜規模愈來愈大的大學所賜。知識分子平均比較親民主黨,隨着大學教員人數增多,藍色支持者開始跟較保守的本地居民勢均力敵。
特朗普形象惡劣醜聞不絕,政治不正確之至,跟有文化修養的知識分子扯不上半點關係,應該會在這個大學小郡慘敗吧?
結果,希拉莉只在蒙高馬利郡險勝,票數和比例跟上一屆選舉幾乎一樣,知識分子們似乎沒有群起而出阻止特朗普上台,過去票投共和黨的大學教授也似乎沒有給特朗普嚇怕。
給嚇怕的,反而是我一眾的知識分子朋友,尤其是身處深藍大城市的同行,社交網絡由選舉夜開始給徹底「洗板」:有不齒跟過半數美國選民共處的、有建議廢除選舉人票(electoral college)制度的、有安坐家中支持示威者上街的、有認為票投特朗普就必定是性別種族歧視者的,一反平日溫文有禮和平理性的形象,拒絕接受民主制度得出的結果。更有趣的是,見有香港朋友為美國大選爭吵,言辭激烈動輒unfriend的勁頭不輸雨傘運動之時。
我身處的大學小城反而寧靜得很,上課下課如常,沒有慶祝也沒有示威活動。
在深紅南卡羅來納州工作多年的徐家健,傳來《紐約時報》編集的票站調查數據。就如選前調查可以誤導(其實「大熱倒灶/爆冷」和「調查誤導」兩者在一次選舉中不容易分得清),票站調查也不一定可靠,尤其是忽略了不在投票日親身投票的選民(如提早投票的)。不過,選前受訪可以改變主意,口說票投某人的可以懶得投票,票站調查也許比選前調查接近現實。
票投特朗普者成分頗多元
縱有不足,也參考一下這個有關選民特質的唯一指標吧。
的確,票投特朗普沒有大學學位的白人由53%,大增至於67%,但這不是事實的全部。例如:
女性選民:希拉莉(54%),特朗普(42%)
18至29歲選民:希拉莉(55%),特朗普(37%)
大學程度選民:希拉莉(49%),特朗普(45%)
還有值得一提的是,票投共和黨的黑人選民由上屆的1%增加至8%,拉美選民由21%增加至29%,亞裔選民18%增加至29%。我不知道這些數字有多可信,我只想告訴大家,投票給特朗普的不只低教育白種中老年男人,年輕、受過教育、女性和少數族裔都不是絕少數,選民背景比傳媒描述的要多元得多。
有幾多選民是因為太痛恨希拉莉而投票給特朗普?有幾多是認同特朗普價值觀的「真心膠」?我們也許不會知道答案,但可以肯定的是,我們不能一筆抹殺這次選舉結果為非理性民粹的表現,更不能拒絕面對美國的確有好一部分人對社會不滿的事實。
認輸,也認清民意逆轉的根源,也認識美國其實很大,一郡一州之隔有好遠的文化差距。
我身處的大學小鎮,民風在傳統與前衞之間,同事、職員中不乏共和黨支持者,既有對奧巴馬不滿,也對希拉莉抱有懷疑,在今次選舉中或真心或假意投給了特朗普。選舉前,我常常跟他們吹水閒聊;選舉後,我想不到理由要作什麼改變。Life goes on,向前看,我相信美國的歷史教訓和典章制度。
香港亞太研究所經濟研究中心成員/美國維珍尼亞理工大學經濟系副教授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與蕭局長 談貧富懸殊 免費早餐: 梁天卓

免費早餐: 梁天卓 與蕭局長 談貧富懸殊 2017-06-23 傳媒、KOL以至政府官員都喜歡引用堅尼系數。這是個看似簡單但其實不易明白的指數。讓我簡單解釋一下,該系數的數值是在0至1之間,0代表收入分布絕對平均,1則代表收入完全集中在極小數的人手上。指數看似簡單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