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November 30, 2016

為全球主要貨幣排座次 曾國平 經濟3.0

2016年11月29日
曾國平 經濟3.0
為全球主要貨幣排座次
滙率是相對價格,近日傳媒緊貼人民幣一跌再跌的走勢,反映的到底是人民幣轉弱,還是美元另有轉強理由?英國夏天陷入脫歐風雲,美國秋天選出一個特朗普,何以兩國貨幣有相反的走勢?我上星期在友報專欄〈美元強勢的兩個疑問〉一文略為解答了這些問題,極受歡迎的Facebook專頁「不負責任金融研究中心」作者之一梧兄提出質疑,大意是我分析美元強勢之餘,忽略了新興市場兵敗如山倒的滙率。
梧兄的宏觀分析文章極有見地,我不會錯過。畢竟學術角度難免狹隘,多知道市場實戰的觀點總有益處。既有梧兄提醒,我就再談一下全球主要貨幣近期的走勢吧。
從有效滙率看強弱
滙率比來比去容易引起混淆,較清楚的方法是看各國的有效滙率(Effective exchange rate)。有效滙率者,比較的是一個貨幣跟一籃子貨幣的高低,例如日圓,兌英鎊可以升,兌美元可以跌,那到底日圓平均是升是跌?那就要看日圓跟一大堆貨幣的平均變化了。這個一籃子從何而來?日本跟美國經濟關係較密切,跟一個聞所未聞的中亞小國卻沒有幾多聯繫,美元佔的比例理應較高。計算有效滙率,一般以貿易量作為權重,並根據貿易關係的變化定期作出修正。
我從國際結算銀行(BIS)網頁下載最近3年8個具代表性的每月有效滙率,製成兩張圖表,只看3年,皆因人民幣兌美元的跌勢大約由3年前開始。為方便比較,我將所有滙率的起始值改為100,8種貨幣分別為:美國、英國、日本、歐羅區(成熟經濟體);中國、印度、巴西、俄羅斯(新興經濟體)。從兩張圖表中我們可以看到過去3年的2個趨勢:
1.美元強英鎊弱──英國夏天脫歐後,滙率低迷至今,幾個月內下跌10%不只因為美元強,而是英鎊兌所有貿易夥伴的貨幣普遍下跌。美國選出了特朗普,滙率卻普遍創新高,3年來升了20%,主要由4大貿易夥伴歐洲、加拿大、墨西哥、中國的滙率帶動【註】。兩件性質相似的事(至少傳媒看法如此),對滙率何以有不同影響?我的看法是脫歐幾乎沒有回頭機會,英國經濟將長期受到打擊,反而特朗普有4年任期限制,效果再差也有止蝕機會。相比之下,歐羅和日圓的有效滙率沒有大變。
2.人民幣相對表現不差──人民幣跟傳媒描述「跌跌跌」的形象相反,3年來有效滙率微升3%,表現比歐羅、英鎊還要好,只是追不上美元升勢。另一個有趣觀察,是同期印度滙率變化幾乎跟中國同步,正如梧兄所講,其他新興市場滙率的確表現極差,巴西同期表現跟脫歐的英國打成平手,俄羅斯更下插四成,其他新興小國(如印尼、馬來西亞)趨勢大致如此。滙率改革要人民幣反映實質經濟表現,同時又要靠人民幣貶值以增加表現疲弱的出口。從貿易角度看人民幣離改革目標尚遠;人民幣兌美元雖有明顯下跌,奈何其他貿易夥伴兌美元跌得更多。難怪欄友徐家健在內地做廠的朋友說,人民幣兌美元早應該跌幾成,今天為時已晚。
強美元不利香港「和諧」
分析完全球趨勢,回頭看看強美元對香港這個小型開放經濟的影響。傳統分析,是強美元下香港人可以買平貨,買東西去旅行都容易了,消費者得益,將會在物價指數反映出來;同時,外地人到香港觀光消費變得昂貴,旅遊業酒店業將受損。
跟以往不同的是,中港金融關係比以往密切,多了一個重要的影響,就是在人民幣兌美元有排慢慢跌的預期下,以港元計算的香港資產更顯吸引,內地以各種方法到香港買樓買股的資金將會繼續增加,有利香港樓市股市表現。
內地資金間接把「有產」和「無產」階層的距離進一步拉遠,而由於「有產」和「無產」多少跟年齡世代有關,強美元將不利香港「和諧」也。
香港亞太研究所經濟研究中心成員/美國維珍尼亞理工大學經濟系副教授

註:為便於閱讀,圖中用的是每月(monthly)數據。由於11月未完結,數據以10月為止。看每日(daily)數據的話,由11月至今亦即美國總統選舉過後,美元有效滙率持續上升。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增加透明度打擊圍標 免費早餐: 梁天卓

免費早餐: 梁天卓 增加透明度打擊圍標 2017-08-16 競爭法實施了近兩年,競委會最近頻頻出擊。繼今年3月就一宗IT界的圍標案援引該條例入稟後,日前競委會再就大廈單位裝修涉嫌合謀定價向10間建築工程公司入稟,指涉案公司在為觀塘某公共屋邨提供裝修服務時涉嫌違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