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November 18, 2016

從廢除選舉人制到改革上市監管 免費早餐 - 徐家健

免費早餐 - 徐家健
從廢除選舉人制到改革上市監管
2016年11月16日
特朗普當選美國總統,險勝,而且還輸了全國總得票。於是,再有人大聲疾呼要廢除選舉人票制度。再有,是因為16年前小布殊擊敗戈爾亦出現過類似情況。
甚麼道理呢?首先,輸打贏要時機錯到不得了。其次,誰敢保證一人一票下特朗普與希拉莉之戰票數會跟選舉人票制度的一模一樣?這是選舉101的知識,選情愈近投票率便愈高。像加州的深藍州份,有多少特朗普支持者因為知道冇得贏而懶得投票呢?改變投票制度,投票行為會隨之而改變。再者,即使今次選舉可能對共和黨有利,難保同樣制度下次民主黨是贏家?更重要的是,批評選舉人票制度不合時宜的人,總是拿不出有力論據證明美國近年發生了甚麼事,令制度從合時宜突然變成不合時宜。要知道,不論人口,每州的參議院代表均是兩位,每州的眾議院代表至少一個,在不同程度上都有違一人一票原則。當初設計制度的一個原意是防止人口密集的地方以人海戰術人多欺人少,令稀少人口地方的民意長期被忽視,最終有損聯邦制度穩定。更少人談論的另一效果,是即使不同州份不存在明顯矛盾,但礙於不同州份接收資訊不一,同一州份的選民傾向同聲同氣圍爐取暖,人多並不代表資訊更多更準。不要誤會,我不是認為選舉人票制度應該千秋萬世。我只想指出,牽一髮而動全身的改革,要考慮的比今次選舉誰得票多複雜千百倍。
同樣道理,改革上市監管亦是牽一髮動全身的轉變,不應只單從打擊妖股或爭取同股不同權的角度考慮。還有三天,備受爭議的上市監管架構諮詢便告結束。我一直批評諮詢零分重作理由簡單:官方改革目標非常含糊,擴大證監會實權後果如何亦無任何證據交代,因此非官方各說各話的不同改革目標能否達到亦無從稽考。換句話,我要求的是實證為本的政策制定(Evidence-Based Policymaking)。我當然明白,現實世界的公共政策是不同利益團體政治角力的結果。然而,這並不代表實證為本無關痛癢。實證為本,就是要不同利益團體認清改革前後自己的利益所在,好讓大家在政治角力時更易討價還價。根據小友渾水最近收到的市場風聲,有傳業界龍頭希望在建議中的上市政策委員會加入4名業界代表,令這個新委員會能夠代表業界利益處理類似同股不同權等問題。至於一向支持改革的David Webb,卻一直期望上市政策委員能代表監管者處理一般性授權批股、獨立非執董的產生方法等問題。我還是對諮詢文件維持原判,文件從無提及以上問題,更遑論提供實證評估新委員會處理這些複雜問題的利弊。
作者香港亞太研究所經濟研究中心成員
美國克林信大學經濟系副教授及資訊經濟計劃附屬學者
逢周一、三、五刊出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與蕭局長 談貧富懸殊 免費早餐: 梁天卓

免費早餐: 梁天卓 與蕭局長 談貧富懸殊 2017-06-23 傳媒、KOL以至政府官員都喜歡引用堅尼系數。這是個看似簡單但其實不易明白的指數。讓我簡單解釋一下,該系數的數值是在0至1之間,0代表收入分布絕對平均,1則代表收入完全集中在極小數的人手上。指數看似簡單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