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November 28, 2016

阿媽都明的宏觀經濟學 免費早餐 - 曾國平

免費早餐 - 曾國平 
阿媽都明的宏觀經濟學
2016年11月25日
每年都教一門本科生宏觀經濟課。8年前第一次教書,經驗尚淺,打算依書直說,隨便找了流行的一本教科書充數。教得多,內容熟悉得可以背出來,準備好的筆記又不想浪費,於是年復一年用同一本教科書教下去。
轉眼8年,經歷過金融危機,教科書改了幾次版,愈教愈覺得不對勁。剛收到2017年的新版更是離譜,將我認為重要的內容都刪改了。
傳媒小友Econ記者有一新搞作,訪問一眾著名宏觀經濟學者對這個學科的看法。最新訪問對象,碰巧就是這本教科書的作者布蘭薩(Olivier Blanchard)。布蘭薩是曾在麻省理工工作多年的頂級經濟學者,在2008年走出學術界,加入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後來成為其首席經濟學家。去年離開IMF後,加入華府一間智庫繼續著書立說。
訪問中,他提到教科書的重大轉變,其中一句可圈可點:「若果我要教本科生,又或者要講解到阿媽或朋友都明白,我認為用有兩個利率的ISLM模型加上菲利浦曲線,是解釋當今現象的最佳方法」。 
布蘭薩在IMF打滾多年,為世界各國提供政策建議,經常接觸傳媒記者、財金官員及國家元首。面對各種各樣的問題和請求,布蘭薩不能說出口的是「不知道」,凡事都要有答案、有指引、有行動,是對是錯總有一個肯定的說法。於是,阿媽都明的宏觀模型至為重要,既是政經圈子中的共同語言,也是推行各種政策的憑據。
這些模型有沒有學術支持?不太多。布蘭薩提到的那個模型,由幾條看似合理的方程式組成,但跟個人選擇、局限條件、邊際及預期等基本經濟學概念沒有太大關係。又例如布蘭薩提到的那條曲線,實證數據研究一向乏善可陳,難以證明其真有其事。
那又如何?象牙塔內搞的尖端研究,複雜高深阿媽聽不懂之餘,對很多現實政策問題也未有圓滿答案。象牙塔外對專家意見有需求,只有靠一些內容可疑但簡單易明的經濟學模型來「頂住先」。這個不知、那個不懂的學術態度,只能夠在象牙塔內展現。
話說回來,這門課應該如何教下去?
我會嘗試給學生解釋「政策世界」和「學術世界」的衝突和關連,也會講一個關於街燈的故事:警察見醉漢在街燈下尋尋覓覓,問醉漢丟了甚麼。他說不見了鎖匙,警察問他是否在街燈附近丟失的。醉漢說不,是在公園失掉的。警察問他為甚麼要在街燈下找,醉漢說只因為這裡有光。
作者香港亞太研究所經濟研究中心成員/美國維珍尼亞理工大學經濟系副教授 

逢周一、三、五刊出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當非理性除牌遇上技術性調整 徐家健 經濟3.0

2017年10月17日 徐家健 經濟3.0 當非理性除牌遇上技術性調整 一句「不要怕,只是技術性調整」,言下之意是大時代裏股民有時反應過敏,因此股價才需要技術性調整回復正軌。今屆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塞勒(Richard Thaler),便是憑研究人類在市場上種種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