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November 7, 2016

上市改革的利益衝突 免費早餐 - 徐家健

免費早餐 - 徐家健 
上市改革的利益衝突
2016年11月04日
可能是快要轉入最後直路,金融服務界議員見彎又轉軚。關於上市改革諮詢,由「新安排助節省時間」到「必須暫時擱置」,又從「必須暫時擱置」到「不應全面撤回」,今次不又是危機處理吧。是的,今次上市改革諮詢的一大目的據稱是要處理利益衝突,議員短短幾個月轉軚再轉軚,足見選舉前後個人利益充滿衝突。上市改革要處理的又是甚麼利益衝突呢?
前幾天,應邀出席一個閉門財經論壇討論上市改革諮詢。參加論壇的大部分是業內人士, 論壇閉門並以Chatham House rule進行,因此可引述討論內容但不能開名。唔開名,當然是希望參加者能𣈱所欲言。為甚麼開名便無法暢所欲言呢?這帶出一個極少人提及的利益衝突。證監會是負責監管證券及期貨市場運作的監管者,業內人士都是被監管的對象。現在由監管者自己提出擴大監管權力,沒有後台的被監管者意見多多不怕秋後算帳嗎?半個世紀的經濟學研究清楚證明監管者並非聖人,誰來監管監管者是個大問題。
第二種潛在利益衝突,論壇內有意見認為,身為牟利機構,港交所(388)賺取大量上市費,因此監管上有利益衝突。經濟學鼻祖阿當史密斯的金句係咁話:Give me that which I want, and you shall have this which you want, is the meaning of every such offer; and it is in this manner that we obtain from one another the far greater part of those good offices which we stand in need of. 簡單講,牟利不是原罪。投資者不是傻的,當上市公司質素極低,導致市場萎縮甚至消失,港交所還有甚麼上市費可賺?港交所當然也不是聖人,但請用數據說服我現有港交所監管上的利益衝突,導致香港證券市場萎縮,而改革建議能夠讓市場發展得更好。
二不離三,還有第三種潛在利益衝突。既然都不是聖人,為甚麽證監會與廣大投資者必定沒有利益衝突呢?任何規管都各有「縱」與「枉」兩種成本,經濟學的分析是市場有自動調節能力,嚴重損害市場的市場行為難以長期持續;相反規管的一個錯誤,卻容易對市場造成永久損害。因此「枉」的市場成本往往比「縱」的高。監管者卻都怕出錯,規管時傾向寧枉勿縱。論壇中的一個共識,是上市申請中現時涉及所謂「合適性」問題或建議中引致甚麼「更廣泛的政策影響」都賦予監管者過大自由發揮的權力。市場人士更認為,之前證監會與港交所就同股不同權的爭議,正好反映前者寧枉勿縱的態度容易窒礙市場發展。
我不否認理想的監管原則上有助市場發展。然而,滿口「利益衝突」的人請不要忘記監管者的利益其實往往與市場利益亦有衝突。
作者為香港亞太研究所經濟研究中心成員、美國克林信大學經濟系副教授及資訊經濟計劃附屬學者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當非理性除牌遇上技術性調整 徐家健 經濟3.0

2017年10月17日 徐家健 經濟3.0 當非理性除牌遇上技術性調整 一句「不要怕,只是技術性調整」,言下之意是大時代裏股民有時反應過敏,因此股價才需要技術性調整回復正軌。今屆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塞勒(Richard Thaler),便是憑研究人類在市場上種種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