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December 28, 2016

強積金的原罪與贖罪 免費早餐: 曾國平

免費早餐: 曾國平
強積金的原罪與贖罪
2016-12-23
由2017年4月1日開始,強積金將有「預設投資策略」(Default Investment Strategy,簡稱DIS)的新選擇。不論新舊計劃成員,只要未有主動揀選基金,強積金存款將會自動以DIS方式投資。若果你未夠50歲,DIS投資將主要是環球股票,稱為「核心累積基金」;由50歲開始,DIS投資將逐漸轉移到以環球債券為主、風險較低的「65歲後基金」。新選擇最大的賣點,為法例規定DIS基金的總收費上限為0.95%,明顯比現時強積金平均開支比率1.56%要低。
強積金的原罪是收費高。收費高,不只是基金「貪得無厭」濫收費用,更重要在於一個「強」字:政府強迫全民儲蓄,既要確保供款一方循規蹈矩,又要監察基金受託人按本子辦事,當中巨大的成本就反映到收費上去。
舉個例,東家唔打西家,轉工頻頻的結果是留下一大堆強積金戶口,濕碎到合併都費事,但戶口一日存在一日都有成本(如郵費和印刷費),總要直接間接由參與者埋單。
這項令香港市民損失慘重的原罪,錯不在只為賺錢的基金,也不在只負責維持秩序的積金局,要怪就怪當年創立出這套制度的官員專家。
有原罪,就靠DIS去贖罪。降低收費對香港市民來說當然是好事,投資放眼世界減低「本土偏見」(home bias)是好事,投資風險自動隨年齡下降對大部分人來說也是好事。積金局的贖罪之舉值得支持。
好事以外,以法例壓低收費有兩個間接影響。
一,「硬食」了DIS,受託人或計劃要靠增加其他基金的收費幫補,非DIS平均開支向1.56%以下邁進將更為艱難;
二,「硬食」不了,本已利潤微薄的受託人或計劃會被迫離場。
改革再積極,強積金原罪仍在。DIS自動降低風險的概念來自美國的「目標日期基金」(target date fund),收費比普通指數基金要高一點,去年比率平均為0.43%(由老牌大型投資公司Vanguard管理的更低至0.14%),仍比積金局規定的0.96%低一大截。強積金的制度成本,有工返的香港市民無論如何也避免不了。
令人洩氣的,是積金局努力贖罪之時,政府放風著手取消強積金對沖。講過N次了,羊毛出在羊身上,強積金不能用作遣散費或長期服務金,僱主就會透過減慢加薪速度甚至減薪轉嫁成本,打工仔是變相多供了強積金,令本來已相當神憎鬼厭的原罪更大、更深、更昂貴。
作者為香港亞太研究所經濟研究中心成員/美國維珍尼亞理工大學經濟系副教授/城市及地區禦險力環球論壇附屬學者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當非理性除牌遇上技術性調整 徐家健 經濟3.0

2017年10月17日 徐家健 經濟3.0 當非理性除牌遇上技術性調整 一句「不要怕,只是技術性調整」,言下之意是大時代裏股民有時反應過敏,因此股價才需要技術性調整回復正軌。今屆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塞勒(Richard Thaler),便是憑研究人類在市場上種種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