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anuary 10, 2017

治霾誰要割肉出血? 免費早餐: 徐家健

免費早餐: 徐家健
治霾誰要割肉出血?
2017-01-04
除夕夜,大教授在深圳請客。未有一起倒數,酒店吃過晚餐後,談了個多小時便離開。今年掃興的,不只所有酒店餐廳準時10點收爐,還有全市景點地標亦統統取消煙花倒數活動。我向大教授話,離深圳市不遠的工廠區其實更淡靜,未過新曆年已大把廠佬提早放假過年,過舊曆年!一年前,在東莞聞得數以千計工廠倒閉;一年後,在惠陽聽見更多廠商過年前拒接新訂單。追問下去,原來短短幾個月紙箱貴了超過一半,塑料、鋼鐵等其他原材料價格亦暴升幾成。工資、能源和匯率3大因素曾令外界擔心年廿七還在趕工的世界工廠成為歷史,廠佬朋友卻認為,慢慢加上去的成本還可逐少轉嫁給買家。現在原材料與物流成本一下子急升,2017年將會是內地做廠幾十年來經營環境最艱苦的一年。
今次原材料與物流成本暴升,是執法所致。亦因為執法所致,內地廠商面對的除了目前成本暴升,還有往後執法不確定。中國有兩大污物,貪污腐敗與環境污染。自習近平上台,大家已見識過他反貪的決心。打貪,官唔敢做嘢;打環保違法,廠唔敢開工。兩者的分別,是後者涉及環保設備的長線巨額投資,肯投資的廠商會因執法不確定而不敢投資。穹頂之下,環保法非新鮮事,忽然嚴厲執法卻令不少高污染的中小紙商紛紛倒閉。產量大減至一紙難求,價格暴升是供求現象。然而,儘管內地執法部門聲稱,環保嚴厲執法是新常態,執法不確定,市場調節將會是個漫長過程。
美國有這樣的經驗。40多年前的《清潔空氣法例》開始有系統地全面規管減排,沒有免費午餐,清潔空氣的代價是工業生產力下降。幾年前,我一位曾幫助奧巴馬政府制訂環保政策的朋友仔細分析了1972至1993年美國製造業的數據,分析結果顯示,減排法例令繼續經營的工廠生產力減低2.6%。只考慮繼續經營的工廠卻低估了規管減排的殺傷力。正如內地環保嚴厲執法,令中小紙商紛紛倒閉,其他用紙箱包裝的各行各業成本上升。加入工廠倒閉及成本增加的考慮,分析得出生產力大減4.8%的結論。不到半成跌幅是算甚麼生產力大減呢?以金錢損失計算,規管減排對製造業帶來的經濟損失估計是平均每年210億美元,亦即廿年間超過4,500億美元。
今日中國的污染問題比40年前美國的嚴重,我不知道領導人有否計算過,內地清潔空氣的經濟代價?內地官媒有這個說法:「治霾,不僅政府要割肉出血,捨棄高排放、高污染的產業,公眾也需要把自己擺進去,做出積極貢獻,讓生活方式更綠色環保。」依我看,最先割肉出血的,其實是製造業的中小企。
作者為香港亞太研究所經濟研究中心成員
美國克林信大學經濟系副教授及資訊經濟計劃附屬學者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當非理性除牌遇上技術性調整 徐家健 經濟3.0

2017年10月17日 徐家健 經濟3.0 當非理性除牌遇上技術性調整 一句「不要怕,只是技術性調整」,言下之意是大時代裏股民有時反應過敏,因此股價才需要技術性調整回復正軌。今屆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塞勒(Richard Thaler),便是憑研究人類在市場上種種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