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February 1, 2017

奧巴馬醫改給強積金對沖的啟示 免費早餐: 徐家健

免費早餐: 徐家健
奧巴馬醫改給強積金對沖的啟示
2017-01-23
香港的所謂經濟右派十分神奇,有的長期為強積金好話說盡,有的即使反對,竟又支持取消對沖,變相歡迎他們口中的「強迫金」愈滾愈大。
執筆時,正在美國看奧巴馬,宣誓就任總統的特朗普身旁的奧巴馬。16分鐘的就職演說中,新任總統未有點名批評奧巴馬醫改。但美國人都知道,引起極大爭議的奧巴馬醫改是特朗普當選原因之一。(按:首個工作天,特朗普已簽署行政命令,下令聯邦機構放寬奧巴馬醫改的規管。)芝大經濟學家莫里根(Casey Mulligan)從第一天起便反對奧巴馬醫改,我這位老師兼coauthor曾多次在國會向議員解釋,美國近年種種福利政策如何扭曲勞動市場,當中來龍去脈我比大部分美國人知得更清楚。現在回想起來,我一直反對取消強積金對沖背後的經濟邏輯,其實與莫里根反對奧巴馬醫改可謂一脈相承。
唔使供有退休金好不好?當然好。唔使保費有醫療保險好不好?當然亦好。然而,世上只有《免費早餐》而沒有免費午餐。我不是說有成本等於罪大惡極,但真正的經濟右派是計算成本效益時,會小心處理其他人漠視的經濟成本。就經濟成本而論,奧巴馬醫改有三宗「罪」:其一,僱主不給予全職僱員醫保會被重罰;其二,享有僱主提供醫保的全職僱員會自動失去領取政府醫保津貼的資格;其三,政府醫保津貼金額會隨僱員收入上升而遞減。為減輕醫保的額外成本,首宗「罪」誘使老闆改請兼職或外判;由於部分醫保成本會透過減人工轉嫁給員工,第二宗「罪」鼓勵打工仔打散工;又是「幫助有需要嘅人」帶來的隱性稅(implicit tax),最後一宗「罪」叫大家為津貼做個有需要的人。勞動市場如此被扭曲,莫里根估計美國人每周工時會下降至少3%,而當中受影響最明顯的可能是大量女性轉做兼職。少返工,有醫保,埋單時苦了納稅人,當然亦有損經濟。
香港強積金的設計比較聰明,除了全職僱員要參加,法律上兼職臨時工甚至自僱人士統統「被強迫」。但論聰明,聰明得過市場?稍有一點市場經驗的人都知道,兼職、臨時工及自僱人士違例拒供的情況特別嚴重。剛好,自強積金推行以來,本地彈性工作人口上升了四成之多,近年愈來愈流行的Slash,有多少廢青炒散是為了避過「被強迫」?我也知道加強執法,但加強執法張單邊個埋?政府最近還建議撥款60億元補助取消強積金對沖,即係強迫納稅人倒更多錢落基金行政費這個大海。就當政府錢反正亂花,僱主供款多多少少最終會轉嫁給僱員,過去十多年你有冇覺得人工加得特別慢呢?支持取消對沖的經濟右派,請幫打工仔計計,取消對沖令「強迫金」擴大所導致的額外基金行政費究竟有幾多?
作者為香港亞太研究所經濟研究中心成員、美國克林信大學經濟系副教授及資訊經濟計劃附屬學者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當非理性除牌遇上技術性調整 徐家健 經濟3.0

2017年10月17日 徐家健 經濟3.0 當非理性除牌遇上技術性調整 一句「不要怕,只是技術性調整」,言下之意是大時代裏股民有時反應過敏,因此股價才需要技術性調整回復正軌。今屆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塞勒(Richard Thaler),便是憑研究人類在市場上種種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