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February 1, 2017

國際機構如何國際地看香港 免費早餐: 曾國平

免費早餐: 曾國平
國際機構如何國際地看香港
2017-01-25
考考讀者,以下對香港經濟的評述出自誰人手筆?
「當局或需要推行有助擴闊稅基的措施」;
「當局亦應及早採取行動以緩解結構性赤字的問題」;
「印花稅可以有效遏抑樓市價格暴漲及炒賣 」;
「若遇上巨大的衝擊時,當局應採取類似2008至2009年期間實施的全面而有系統的對策,包括推出大型財政刺激方案、放寬宏觀審慎監管政策、擴大信貸保證、提供緊急流動資金支援,以及進行緊密的國際監管協調」
答案:不是千篇一律的政府發言人,也不是小罵大幫忙的學者專家,而是引用自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早前對香港經濟狀況評估的新聞稿。
多謝小友Econ記者告知,IMF這份文件沒有甚麼新觀點,對香港的分析套路依舊:
一,表面上政府好似水浸,其實快將陷入結構性赤字,有需要擴闊稅基增加政府收入;
二,遇上困境,又可以政府基建或其他「逆周期」財政措施對抗;
三,增設監管措施,推行各種宏觀審慎(macro-prudential)政策,例如「有效」打擊樓價的印花稅。
宏觀經濟可以透過政府收支調控一番,監管政策可以防止災難出現之餘,又可以隨著經濟情況放鬆收緊。
政府的有形之手加上IMF的從旁指導,所向無敵,沒有問題解決不了。
邊有咁大隻蛤乸隨街跳?經濟學,幾時都以事實數據為依歸。從結構性赤字預測的可疑之處,到高鐵之類政府基建的浪費,從印花稅降量不降價的分析,到宏觀審慎政策的不確定性和隨收隨放的實際困難,我跟兩位拍檔都詳細分析過好幾次了。
市場不完美,政府也不完美,幻想以完美的政府去補救不完美的市場,是為離地幾千里。
不過,公道講句,凡事懷疑盡量貼地,以指導各國政府為要務的IMF存在價值又會大打折扣。邊會有人咁蠢倒自己米?
你會話:人哋IMF喎,你邊位?對的,人微言輕,敵不過香港人對國際機構的情意結。
IMF呀WHO呀World Bank呀之類,既是政府官員撰寫報告喜歡引用的權威,也是傳媒盲目報道照單全收的對象。在政府諮詢文件中加插幾段「國際觀點」,說服力大增;曾在國際機構工作,講句話也多一分自信。
之但係是非對錯,無關國際不國際。國際機構對香港情況也可以人云亦云、一知半解。
作者為香港亞太研究所經濟研究中心成員
美國維珍尼亞理工大學經濟系副教授
城市及地區禦險力環球論壇附屬學者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當非理性除牌遇上技術性調整 徐家健 經濟3.0

2017年10月17日 徐家健 經濟3.0 當非理性除牌遇上技術性調整 一句「不要怕,只是技術性調整」,言下之意是大時代裏股民有時反應過敏,因此股價才需要技術性調整回復正軌。今屆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塞勒(Richard Thaler),便是憑研究人類在市場上種種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