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February 19, 2017

特朗普令股市非理性亢奮? 免費早餐: 曾國平

免費早餐: 曾國平
特朗普令股市非理性亢奮?
2017-02-15
先考考大家:特朗普上任美國總統後,動作多多,從貿易到移民政策,從環保到政府開支,連番挑戰美國既有的政治法律制度以至道德倫理,各地示威活動無日無之,社交網絡上的大小運動更是排山倒海。
與此同時,由去年美國總統選舉日起計,當地各大股票指數上升了超過一成,所謂的「恐慌指數」(volatility index)下跌接近一半,股市形勢大好。
連最受特朗普威脅的創科企業如亞馬遜、蘋果股價同樣創新高。一面地獄,一面天堂,是股市跟現實脫了節,還是現實並非如此可怕?
最近,諾貝爾獎得主席勒(Robert Shiller)在《衛報》的一篇文章中提供了答案:股市創新高都是虛幻如泡影(illusion),既因為投資者誤以為特朗普有商業頭腦,能為美國爭取利益,又因為投資者憧憬衝破道瓊斯工業平均指數20,000點的心理關口。
席勒認為,這是投資者的非理性表現,一來特朗普並非甚麼商業奇才,二來20,000點根本不代表甚麼,是以股市上升毫無實際根據。
跟以往「末日博士」的風格不同(席勒久唔久就出來預言泡沫即將爆破),席勒在文章中沒有明言這個股市幻象何時完結,只是提醒參與其中的投資者要打醒精神。
據說佛利民喜歡在學術演講中簡單的提問:「你點知?」(How do you know?) ,講者往往聞之失色口啞啞。對的,想當然又好、受個人喜惡左右又好,我們容易不自覺的武斷起來,忘記了解釋現象要有根有據的學術精神。
席勒貴為諾貝爾獎得主(仲要好靚仔),容我不自量力的提出一點質疑:席勒點知道股市上升跟這兩個因素有關?難以解釋的,是明顯受特朗普移民政策衝擊的創科公司股價標青,受惠的不只特朗普聲言要在貿易談判上予以保護的傳統行業。
股市20,000點的歷史水平轉眼跨過,這個因「齊頭數」而來的非理性亢奮何時完結?更重要的,是這個虛幻理論何以被證明為錯?股市是升是跌,席勒的理論似乎都可以繼續講落去。
我的答案比較老土:股市造好,皆因投資者憧憬特朗普將會減稅和解除監管(包括奧巴馬的醫改)。
老土,但遇上特朗普走數再觀察股市起跌,答案起碼有機會被證明為錯!
作者為香港亞太研究所經濟研究中心成員/美國維珍尼亞理工大學經濟系副教授/城市及地區禦險力環球論壇附屬學者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買新盤只是跟金管局對着幹 免費早餐: 徐家健

免費早餐: 徐家健 買新盤只是跟金管局對着幹 2017-06-19 我買過三架車,都是新車。買第一架車時在美國開始工作不久,即使車行貸款息口不低,亦只有蝕利息慢慢供。買第二架車時現金已不是問題,但由於車行給予近乎零息貸款優惠,最後還是借到盡慢慢供。買第三架車時香港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