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May 28, 2017

為共享經濟下定義是無謂之舉 免費早餐: 梁天卓

免費早餐: 梁天卓
為共享經濟下定義是無謂之舉
2017-05-26
也許是出於較易說服投資者之故,現在潮流時興甚麼新生意都冠以共享經濟之名。Uber和Airbnb當然不在話下,現在有人認為出租單車,甚至出租男女朋友都是共享經濟的一部分。近日上網看到不少人試圖為共享經濟下一個定義,然後以該定義為準則,來判斷不同的新興行業是否可歸類於共享經濟之列。
到底甚麼是共享經濟,甚麼是不能算入共享經濟之內呢?
有網媒的博客認為,Gobee.bike雖是創新科技,但並不屬於共享經濟的範疇,因為Gobee.bike不像Uber般靠個別的私家車車主為主導,而是由同一公司統籌和營運出租單車的業務,並為旗下出租單車提供維修服務,骨子裡其實與一般租單車舖無異。
至於Uber呢?有才女認為,按歐洲議會給予共享經濟的定義,「職業司機本身已是行業一分子,不符合『使更多人加入共享行列』的條件……因此,Uber是否共享經濟,得看當地Uber的具體運作模式及業餘司機的比例。」
為何共享經濟就一定不能由同一家公司自行維修及統籌和營運出租單車?何解Uber要業餘司機比例高才算是共享經濟?為何歐洲議會下的定義就必然是正確的共享經濟定義?真是天曉得。
從監管機構的角度來考慮,要為不同的經濟活動分類以便監管尚可理解。不過,作為KOL或時事評論員,強要為各項經濟活動分門別類卻有點無謂。
相比起有如小學生般為各行各業分門別類的行為,我認為分析共享經濟相對地在哪些行業較為容易突圍而出,以及這些新興行業的各項制度安排與相關的傳統行業的異同更為有趣亦更有意義。
看張五常教授的書長大的朋友都會意識到,所謂共享經濟其實不過是一種特定的合約安排。要分析不同的合約安排,大教授的撒手鐧是使出交易費用這概念來想問題。
欄友徐家健之前從這角度作出,解釋由於相對於電鑽的租用價值而言,運送電鑽的費用十分高昂,結論是共享電鑽這業務應該搞不起來。
相反,互聯網的興起令租車租民宿的搜尋成本和監察成本大跌,令Uber和Airbnb變得有利可圖。另外,Uber的技術亦令監察司機工作時數的成本大降,令它能脫離傳統的士台向司機收取固定月費的模式,改而與司機定位佣金制度掛鈎,令司機的工作時間更為靈活。

人工低智能揀股緊記娛樂無窮 免費早餐: 徐家健

免費早餐: 徐家健
人工低智能揀股緊記娛樂無窮
2017-05-24
交易員、分析師及基金經理等金融才俊飯碗不保,AI(人工智能)揀股是大勢所趨。內地首富馬雲接受傳媒訪問時更預測,最快30年後,所有工種將被機械人所取代!很震驚吧?震驚得過最快3年後將世界末日?風水佬呃你十年八年,但這些最快N年後XXX的預測,邏輯上其實與3億年後還未XXX是一致的。要推翻「最快30年後所有工種將被機械人所取代」這震驚13億人的預測,需要的是30年內所有工種已被機械人取代,而我認為這是不可能的,因此我非常同意馬雲的高瞻遠矚。
為甚麼不可能30年內所有工種被機械人取代呢?世事一早又被馬雲看穿了。記得早前格鬥狂人10秒KO太極宗師,痛斥太極拳乃500年的騙局之餘,更挑戰馬雲的保鏢。打假經驗豐富的馬雲卻一語道破:一場秀竟有人生氣當真!是的,在真貨面前一切假貨、超A貨同是天涯淪落人。同樣道理,在槍炮面前,一切武功亦同是天涯淪落人,相煎何太急?問題是,地球上有了槍炮這麼久,武林高手不但未被淘汰,武林高手之好搵反而吸引大量神棍造假。認為所有工種將被機械人所取代的人,怎樣解釋拳王Floyd Mayweather的出場費是數以億元計呢?答案當然不是他拳頭快過子彈。
And though I can fight, I'd much rather recite. That's entertainment!That's entertainment!經濟學解釋不了觀眾對拳擊賽事的需求,經濟學卻可以從供應角度了解拳擊市場價和量的改變。根據傳統經濟學,工資反映生產力。然而,一場拳賽就是需要兩個拳手,古希臘時期如是,今天亦如是。由於拳擊運動的生產力增長遠不及其他行業,要吸引打得之人入行,即使生產力沒有多寸進拳手的工資增長卻不能停滯不前。換句話,槍炮發明後,實戰上再無用武之地的高手,不但飯碗得保,其工資亦跟隨其他高生產力增長行業的工資提升而水漲船高。
拳頭快唔過子彈,腦筋快唔過AI。人工智能代替分析師基金經理揀股雖然真有其事,但私人銀行及財經演員提供的金融服務又點只投資回報咁簡單?特別是一般財演,即使未有人工智能,想靠他們跑贏大市從來是發夢冇咁早。但正如風水佬值錢,財演的市場價值並不在投資回報,而是在消費娛樂。AI革命,科技將令娛樂事業的角色愈來愈重要。可預見,人工智能的普及將不會全面取替金融才俊。只要娛樂無窮,即使投資建議維持低智能水平,財演亦不會愈撈愈窮。

Wednesday, May 24, 2017

經濟不確定性一上一落之謎 曾國平 經濟3.0

2017年5月23日

經濟不確定性一上一落之謎

世界好像很亂,連一向有板有眼的經濟指標都亂起來了。量度美國以至全球不確定性的經濟政策不確定性指數(Economic Policy Uncertainty Index,簡稱EPU指數),未有隨金融危機完結而消退,自2011年左右的歷史高峰後(歐債危機、財政懸崖等),近年再反覆高升,主因相信是英國脫歐和語出驚人的美國總統特朗普。綜觀歐美股市,從期權價格量度股市預期波幅的波幅指數(Volatility Index,俗稱恐慌指數)自2008年尾急升之後卻一直下跌,遇上大事(如美國大選)稍升一點,但整體趨勢還是向下,近期已回落至危機前的水平。
定義不簡單 量度更頭痛
風險(risk)與不確定性(uncertainty)都是常用的概念,奈何兩者的定義從來都不太清楚。根據奈特(Frank Knight)的定義,今天經濟學理論的講法大概是這樣的:作出某一行為選擇有多個可能的結果,而每個結果都有清楚客觀的機會率(如買大細),面對的是風險;不知道每個結果的機會率的話,矇查查之至,面對的就是不確定性。現實中面對的情景大多是兩者之間,對各個結果的機會率有大概了解但說不得準,像賭馬和買股票。現實有時候更在兩者之外,出現了從未考慮過的結果,只能夠事後孔明。
定義不簡單,量度就更令人頭痛。風險有數得計,市場又面對着什麼不確定性?三位明星級經濟學者Scott R. Baker、Nicholas Bloom、Steven J. Davis多年前提出EPU指數,利用電腦程式搜索各大傳媒中出現的關鍵字,量度社會上就各種議題的爭吵和猜測的程度,已廣為傳媒和金融業界引用參考,但相關的學術文章去年才在著名學報發表。搜索的準則是每篇報道中要有齊有關不確定性(如uncertain)、經濟(如economy)、政策(如Federal Reserve)三類字眼,把10份美國大報的相關文章數目按比例加起來,稍加修正後就是EPU指數。研究工程浩大,除了為其他國家製作指數,更把美國的指數推前至二十世紀初。最誇張的部分是三位經濟學者聘請了大量學生,親眼瀏覽了過百年過萬篇的新聞報道,以確保電腦程式自動根據關鍵字選出的文章無大誤。研究資金耗費驚人(估計單單學生工資已過百萬港元),不是一般等閒的經濟學者有資格及有財力可以做得到。
VIX就簡單得多,從交易頻繁的指數期貨(如標普500)推算出引伸波幅,量度市場上對未來股市動盪的預期。
兩個指數本質截然不同
最明顯也最簡單的答案,是兩個指數的本質不同。VIX只看未來30日的起伏,EPU指數沒有指明日期長短;VIX關注的是股市,EPU指數看的卻是比股市更廣闊的內容,包括政治爭議、對外戰爭、社會政策、監管干預等,對股市未必有直接和即時的影響。量度的東西不同,兩個指數有分歧也就不意外。EPU指數其實有另一個版本,只找出報章跟股市直接有關的報道,量度狹義的不確定性。把這個指數跟VIX比較,相關性當然較高,但兩者方向的差別仍然存在,定義差別似乎不是完整的答案。
另一解釋是社交網絡或真或假的內容爆炸,傳言流言謊言四散,傳統傳媒或主動或被動參與其中,疑似跟經濟政策有關新聞比例上升;加上美國總統特朗普非常「踴躍發言」,主流傳媒又特別關照特朗普(翻翻近來的《紐約時報》可知大概),合力製造了大量口水戰。例如當早前特朗普提出一頁紙的稅務改革,實質內容欠奉,股市不見有明顯反應,但就這一頁紙各大傳媒的報道討論訪問加起來有幾十頁紙。
市場太多猜疑,結果是消費者、生產商按兵不動,會在就業和投資等數據反映出來。到底是傳媒報道水分太多,還是投資者低估了不確定性?答案可在將來的數據中尋,看哪個指標預測的宏觀走勢較為準確。

Image may contain: text
作者為香港亞太研究所經濟研究中心成員/美國維珍尼亞理工大學經濟系副教授/城市及地區禦險力環球論壇附屬學者

專家九唔搭八 的強積金策略 免費早餐: 曾國平

免費早餐: 曾國平
專家九唔搭八 的強積金策略
2017-05-22
兩星期前在本欄發表了《傳媒胡亂比較強積金回報》一文,批評某大紙媒比較「預設投資」初步回報的謬誤;不久前在某大網媒見到更轟動的標題(「你係過唔到人世!」),報道本港理財投資專家的觀點,直言「預設投資」是爛選擇。不是為積金局辯解,更不是為強積金制度護短,只是兩位專家的見解跟傳媒的犯錯有異曲同工之妙。記者和學者銜頭名望明顯有別,其誤導程度卻是難分高下。
見解一,最好的穩贏選擇為盈富基金(2800),長遠必定跑贏「預設投資」策略。沒有錯,只是比較有點無謂,就好似話兩隊實力相近的球隊,一隊只可以用左腳,一隊左右腳都可以用,長遠後者必定勝出一樣。打工仔可以買跟盈富基金類似的指數型強積金,兩者回報近乎一致,唯獨強積金制度下行政費用奇高,抄足盈富基金的強積金始終跑輸無疑。現實如此,打工仔的錢走不出制度的魔掌,盈富基金回報好關我乜事?「預設投資」的原意,正是回應強積金收費高怨聲載道,讓打工仔在制度內有一個收費相對較低的選擇。當然了,索性取消強積金制度就最有效解決問題(我們講過好多次),但政治局限下,理想既然難以實現,唯有在制度中盡量想辦法減少浪費。
見解二,「預設投資」股票比例太低太保守,「核心基金」後生仔最多持有六成股票是不夠進取,「65歲後基金」只持有兩成環球股票更是危及退休生活的愚蠢之舉,皆因債券回報平均要比股票低。一世人只追求最大回報不考慮其他,也許對某些奇人異士來說是最佳的投資方法,但對絕大部分不愛風險的凡夫俗子來說是太危險了:臨近退休遇上甚麼股災,強積金損失幾成,立即打亂退休計劃。股票(如盈富基金)比債券回報吸引,同時又有較高風險。「預設投資」的另一原意,正是自動為打工仔隨年齡減低風險,透過放棄部分回報換取穩定,但求愈老愈有數得計。「預設投資」當然不會完全適合所有人,皆因每人的風險喜好、退休計劃、家庭狀況或工作性質皆有所不同,有幾進取、幾時進取的理想答案因人而異,需在強積金制度內外作出投資組合的調節。至於無時無刻「瞓身股票」以至留守本土「瞓身港股」,緊張刺激有餘,都不太可能是為一生打算的「長遠投資者」(long-term investors)的最佳策略。
傳媒加上專家亂評一通皆是噪音而已,且看「預設投資」能否改善強積金制度。

譚仔成功背後的經濟現象 免費早餐: 曾國平

免費早餐: 曾國平
譚仔成功背後的經濟現象
2017-05-19
日本公司中以10億港元收購譚仔雲南米線(譚仔),成了香港企業成功的勵志故事。
食過幾次,印象麻麻沒有上癮。湯麵類的食品中,鍾情的除了日本拉麵,就是在美國真正食到上癮的越南河粉。
拉麵在香港開到成行成市,越南河粉稍遜一籌,而兩者都沒有一個品牌夠譚仔成功,分店遍布全港,不少香港人經常光顧,日常生活中的地位比得上麥當勞。
有兩點不明白。第一,香港人相對不太食得辣,挑戰辣度是小眾玩意,譚仔卻是以辣為賣點,竟能普及大眾。 第二,水貨客雙非加上自由行的中港矛盾,香港人敵視仇視歧視內地人是普遍現象,盡量少接觸少交流。
譚仔除了辣,主要特色就是口音明顯、相信是新移民的店員,食物發音的「翻譯問題」是網上流行文化,譚仔阿姐竟成為搞笑的親切對象。
比較容易明白的,是譚仔走的明顯是inferior good路線。一般譯作「次等物品」,有點誤導,皆因物品品質手藝不一定差,較正確的翻譯為「貧窮物品」,更符合港情的譯法為「窮X物品」:愈窮需求愈大,愈手緊買得愈多。
相比越南河用的牛肉,譚仔用料不求名貴也不求新鮮,一碗普通米線三十元左右有交易,能以最快速度最低價錢最大眾化的味道醫飽個肚。譚仔有價有市,除了是買入其極有效率的生產方式與名氣,我認為是看準了香港的「窮X」市場,預期有一群收入增長緩慢、對未來欠缺憧憬的食客長期支持。譚仔尤其受年輕人歡迎,反映的是後生一代中不乏前途暗淡、上位無期的一群,在可見將來都要以inferior的方式生活。
與此同時,香港奢侈品的市場愈來愈好玩。除了過百元一碗的拉麵(甚至飛去日本食),以我比較留意的酒市場為例,由金碧輝煌的威士忌店到要幾貴有幾貴的葡萄酒店,由緊貼潮流的清酒店到入口兼自製的手工啤,都是需求跟收入同步甚至升得更快的「中產」玩意,雖說窮有窮玩,但樂在其中必定以收入不俗、前景穩定者居多。
需要小心求證的大膽假設,是由世代、科技種種因素導致的財富、收入不均之下,消費品種類貧富兩極的情況愈來愈明顯,造就了「窮X」市場大行其道。由此觀之,譚仔成功其實是好灰的一件事。

器官捐贈「市場化」 免費早餐: 梁天卓

免費早餐: 梁天卓
器官捐贈「市場化」
2017-05-17
近日疑似醫療事故一單接一單,先有一位母親因腎病配漏藥引發急性肝炎,兩度換肝後,情況仍然危殆,早兩日又有另一位少女因腎病洗血時,導管插穿動脈,引致嚴重併發症,現在情況依然嚴重。
我不是專業醫生,不能分辨這些事情的發生是出於手術、檢查和治療期間有機會出現的身體狀況,還是醫護出錯的醫療事故。無論如何,經過傳媒報道後,大眾對香港醫療系統的信心肯定有減無增。根據衛生署紀錄,在上星期傳媒報道聯合醫院「開漏藥」事件後,取消器官捐贈登記的個案突然大增。
無疑,香港的善心人不少,從當初那位母親求換肝的報道剛出街時,不少人自告奮勇捐肝就可見一斑,那位真的把自己的活肝捐贈予一位陌生人的小姐更是勇氣可嘉,但從近日不少人因疑似醫療事故,而取消器官捐贈登記可見,單單靠大家的善心來讓人生前死後捐贈體內一塊肉予一個陌生人似乎是有點過分樂觀。
器官移植供不應求不是今天才發生的事,問題是有方法解決嗎?
供不應求的原因不外乎是供應的誘因不足,以及供與求之間的關係沒有理順所致。要解決這兩方面的難題靠的是要一個有效率的市場。我不是鼓吹器官的自由買賣,這做法不會符合一個文明社會的道德標準,政治上亦不可能實行。
假如有甲和乙兩位病人需要換腎,但他們家人的腎臟都因各種原因,不適合移植到各自的家人身上,但卻適合移植到對方的家人身上,這時候,如果有一個「市場」可讓甲和乙兩家作腎臟的「交易」,豈不是一個雙贏的辦法?
美國有兩位理論專家曾就成立腎臟互換的「市場」作研究和建議。其背後的理念跟我上面提到的例子差不多。當然,實際操作時還會有不少難題,如很多時配對的不是兩、三個,而是六、七個家庭,更曾有配對30個家庭的個案。怎樣有效令互不相識的家庭作配對以及怎樣防止有家屬臨時「縮沙」都是需要解決的實際問題。
香港其實曾經有交換活肝的先例。在2009年,兩個互不相識的家庭透過瑪麗醫院換肝中心的安排,並在兩名捐贈者答允後,進行交換活肝的移植手術,最終兩個家庭因此受惠。
不過,香港目前在道德和法律上的障礙,加上沒有相關資料庫,亦令市場難以確立,互不相識但血型吻合的家庭,由於沒有渠道互相配對,這些因素都令活體器官互換在香港未能發展起來。我真心希望醫管局可以參考美國的經驗,考慮引入這類腎臟或肝臟的移植「市場」,為腎和肝病病人帶來新希望。

Tuesday, May 16, 2017

豎價格板大戰人工智能 徐家健 經濟3.0

2017年5月16日

豎價格板大戰人工智能

資深大律師湯家驊問:「競委會有心無力,還是有力無心?」
從未處理過《競爭法》案件,湯大狀對《競爭法》背後的經濟學基礎一無所知是意料中事。隨便引述一句「假若現行缺乏競爭的情況不予改善,那麼在95辛烷值燃油市場上仍然會因為缺乏競爭而導致燃油價格同樣是完全一致。」由此足見他對經濟學的認知連中學生也不如。拜託,在任何有效市場,價格完全一致是競爭的後果(經濟學稱之為「一價定律」)。
執法者缺經濟學認知
在上世紀八十年代前,美國的反壟斷法十分亂龍,加價話壟斷,減價話掠奪,價格唔加唔減就話合謀。今天行內人當作笑話一則,但在當年卻是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高斯(Ronald Coase, 1910-2013)對反壟斷法失望有感而發。過去40年來的改變,多得芝加哥大學「元老」戴維德(Aaron Director)於上世紀中提出,IBM被控告把電腦的壟斷專利伸展到紙卡之說言不成理,但為什麼要綑綁銷售呢?戴維德這一問觸發了經濟學界往後對反壟斷法的反思,惟有首先透過經濟理論去了解商業行為,之後我們才能判斷該行為是否因有礙競爭而損害消費者。
競委會的《香港車用燃油市場研究報告》(下稱「報告」)突顯香港《競爭法》執法機構的經濟學認知,還停留在上世紀五十年代前那個水平。有人認為價格很少隨時間或地區改變,乃有礙競爭的行為特徵,是個「價格唔加唔減就話合謀」的笑話;建議「重新引入95辛烷值汽油」,是未了解市場供求關係便判斷商業行為有礙競爭的虛妄。
欄友梁天卓建議競委會研究政府協助中石化(00386)打入本地市場前後香港零售燃油價格的分別,是出於報告對市場結構的分析只屬「結構─行為─績效典範」(Structure-Conduct-Performance Paradigm)那些欠缺價格理論基礎的陳腔濫調。
建議須考慮現實情況
漠視市場的供求關係,胡亂建議重新引入95辛烷值汽油,後果是加重油企物流及庫存成本,這些額外成本最終會轉嫁到消費者身上。
另一個建議是油站應清楚展示牌價及門市折扣。先不問更多價格資訊對誰有利,今天消費者格價是舉頭望牌價還是低頭睇手機呢?該項建議考慮到消費者貨比三家的潛在益處,卻忽略了零售商能夠同時合法地互通價格資訊的潛在問題。最近有研究指出,德國於2013年規定所有油站在網上實時報價後,油價不跌反升。
競委會認為,本港車用燃油牌價並非經常變動,與其他市場通常每日波動相比顯得不尋常。價格要多波動才算正常呢?建議舉頭望牌價的競委會,似乎不知道國際反壟法專家近年擔心的,其實是油站利用人工智能(Artificial Intelligence)策略性實時定價。換句話說,想保障消費者,今天的現實考慮是油價每分每秒變動會否賺盡消費者盈餘。
退一萬步,就當香港車用燃油市場確實存在報告所指那些阻礙競爭的問題,競委會不按其本分搜集證據提出起訴,反而建議政府推出更多油站用地和對碼頭倉庫設施作出不同程度介入,當中都涉及動用公共資源。競委會以為自己是什麼壓力團體,代表着誰去游說政府以廣大納稅人的錢去補貼新經營者進口燃油及有車階級入平油?
再退十萬步,競委會有否估算過假如政府接納其建議的話,新經營者和有車階級可以得益多少,他們的利益又是否足夠彌補各項建議的成本?
懂經濟學的人最怕的不是競委會無心兼無力,最怕的反而是執行《競爭法》的人有力但無腦。
作者為香港亞太研究所經濟研究中心成員、美國克林信大學經濟系副教授及資訊經濟計劃附屬學者

傳媒胡亂比較 強積金回報 免費早餐: 曾國平

免費早餐: 曾國平
傳媒胡亂比較 強積金回報
2017-05-15
提出愚蠢問題,得到愚蠢答案。
強積金「預設投資」(DIS)推行1個月,有某大傳媒為市場上「核心基金」和「65歲後基金」算帳,發現其在4月的平均回報分別只有0.82%和0.28%,跑輸非「預設投資」基金平均的1.35%。報道的結論,為「預設投資」表現欠佳,因此反應並不熱烈,少有人主動選擇。
記者辛苦整理數據其志可嘉,之但係胡亂比較的結果是誤導大眾,令本來已形象麻麻的積金局無辜被扣分。
這篇報道有一小一大兩個問題(報道未有提及回報是否已扣除收費,疑點歸於被告,就假設有吧)。
小的,是1個月的回報難以作準,噪音大於一切,情況就如不能憑一次測驗判斷學生表現一樣。 再者,強積金是長線投資不是短線炒賣,1個月的起跌無關宏旨,要看十年八載的平均表現。實情是,強積金因行政費用高昂,表現長期不濟,要留待觀察的是「預設投資」能否改變現狀。
大的,是就算有十年八載的數據在手,也不能將類型風格各異的強積金回報直接比較。「核心基金」放眼國際分散投資,會比市面上較進取的基金回報低;「65歲後基金」以債券為主力求穩健,以回報計就更加弱雞。之但係投資者不只注重回報,還要留意風險,兩者同時考慮才能避免comparing apples to oranges的謬誤。
淺一點的做法,是利用我們稱之為「醒目指數」的Sharpe ratio,以額外回報除以風險,看看以風險換來的回報是否物有所值。深一點的做法,是先找出基金跟市場上幾個要素(factor)之間的關係,扣除源自風險的回報後,推算出基金多出來的「超卓」回報(亦即alpha)。唯有經過類似的數據處理,不同基金才可以客觀比較,有合理的基礎去討論「預設投資」的相對表現。
這類計算頗為專門,要經濟金融大專生才能應付,對非科班出身的傳媒朋友會不會要求太高?對普羅市民來說,這些指數更是外星語言,邊個咁得閒同你去學?強積金類似醒目指數的資料,其實不用自己計,在大型基金分析網頁花點時間可以找到,問題是既不方便也不集中,兼且不清楚數字如何算出來(甚至做手腳添水分)。
為改善形象減少誤會,也為方便傳媒朋友正確報道,積金局可以考慮在網頁上列出回報和收費以外,加入一兩個容易明白、計法清楚的指標以供參考。

競委會教你做生意 免費早餐: 曾國平

免費早餐: 曾國平
競委會教你做生意
2017-05-10
出街食飯,有大小信用卡會員卡折扣優惠,有些清楚列明,有些要主動提問,有些連侍應都不大清楚。如此複雜,是否食店有意隱瞞消費者?食店會賣廣告宣傳優惠,訊息太多也令消費者吃不消。建議政府要求食店在當眼位置大字列明各種優惠,讓路過市民一目了然。
酒樓飲茶,小點佔點心的比例愈來愈低,茶客被迫選擇價錢較高的中點大點。有消費者意見調查表示,茶客普遍想食小點,例如我以前好鍾意今日難得一見的魚翅餃。建議政府要求酒樓提高小點比例,讓茶客有更多選擇。
這兩個無中生有的觀點夠古怪嗎?香港專家學者謬論甚多,大家可能見怪不怪,要怪的是以上經濟「分析」是受競委會上星期公布的《香港車用燃油市場研究報告》所啟發。洋洋八十頁的英文報告,先以小量篇幅指出,未有證據油公司合謀定價,再用大量篇幅列出燃油市場中競委會認為可疑難解的現象,最後更提出六大建議。其中兩個建議為:
「燃油零售商應在每個油站豎立顯眼的價格板,讓駕駛人士經過時可直接得知汽油及柴油產品即時的零售牌價及門市折扣」
「政府應考慮在批出新的油站用地時,或是在現有油站租約到期進行重新招標時,將售賣 95辛烷值汽油作為其中一項租約條款,以推動市場重新引入95辛烷值汽油,並探討增加碼頭倉庫設施的各種方案。」
豎立價格板,是因為折扣太複雜,「顧客要全面了解所有零售商的價格差別可能仍有困難」;要求再次引入95辛烷值汽油,是因為有調查表示,消費者對較廉宜的95辛烷值汽油有需求,「亦可為現時98辛烷值汽油的銷售帶來競爭壓力」。
一方面,競委會教你做生意,嫌油公司的優惠不夠清楚透明,又嫌油公司未能回應市場需求。一方面,競委會嚇你做生意,明言油公司「可能」故意以複雜折扣混淆消費者,只賣貴油「可能」是賺到盡欺壓消費者的行為。
莫須有的指控,也許就是競委會主席所講的「集體施壓」吧。
我不知道精打細算的消費者有否被混淆蒙騙,也不知道成本較高的燃油賣得較貴,油公司是否一定賺得較多,只知道折扣多賣貴油都是有趣的經濟現象。競委會胡亂出招「壓價」,可有考慮過市場反應?打折頭送優惠規管得如此麻煩,油商隨時少做少錯少減價。被迫賣小點,小點隨時貴過現在的中點,酒樓更可以將中點大點加價;被迫賣平油,平油不一定平過現在的貴油,油商甚至會將貴油賣得更貴。
對現象茫無頭緒的競委會,竟有斬釘截鐵的政策建議。未了解先規管,反映的是自負和虛妄!

給競委會的一點建議 免費早餐: 梁天卓

免費早餐: 梁天卓
給競委會的一點建議
2017-05-12
車用燃油的競爭是否不足?這是競委會在最近發表的「香港車用燃油市場研究報告」中試圖解答的問題。先要讚讚競委會,報告開首便澄清油價偏高及平行定價(即各油站零售價的水平及其變動的幅度很相似)這兩個坊間認為是油公司合謀定價的證據,其實都不構成反競爭行為。
不過,競委會的報告並未澄清坊間對市場競爭的另一個誤解。坊間很多人(甚至可能競委會本身)認為,理想的市場競爭是燃油零售商愈多愈好。但究竟幾多先夠?
你可能會問:競爭不是愈多愈好嗎?假設埃索原本獨佔市場,油價高企不難想像,蜆殼加入競爭會令價格有一定程度的下降,亦會令每間油公司的盈利下跌。
你又可能會問,只有兩間油公司,它們之間的競爭程度可能還未夠激烈,又或者它們互相合謀提價並不難吧?那麼我們再讓加德士加入,然後再讓中國石化加入,加呀加,到底加到幾多個競爭者之後,產品價格和公司盈利才可達致「理想」的競爭水平?
很明顯,每個市場的情況不同,無論是市場規模的大小、需求彈性及成本等多種因素都對這個「理想」公司數目有一定影響。
說到底,這是個實證研究才能解答的問題。
有研究發現,在不少較高度集中的行業裡(即行內公司數目少過或等於5個),當行內公司數目由一個增加至兩個,或由兩個增至3個時,行內的競爭會大幅加劇。但當行內已有3間或以上公司時,再多一個競爭者對行內競爭的影響並不太大。
另外,亦有研究指出,在奧地利的零售燃油市場裡,行內是否高度集中對零售燃油的價格沒有明顯的影響。
2007年之前的香港零售燃油市場由3大油公司「壟斷」(埃索、蜆殼和加德士的市佔率共約90%),但自從2000年起,政府更改油站投標制度,及中國石化在2007年以來透過收購華潤石化業務後,「三大」漸漸變成「四大」,而四大在2015年的市佔率共達95%。
候任特首的政綱強調實證為本,這在需要經濟學常識的競爭法執法中尤其重要。如果競委會想認真研究競爭者數目增加是否真的可以提升競爭,我建議它研究中國石化成為四大之一(2007年)前後,香港零售燃油價格的分別。

評競委會車用燃油市場研究報告 徐家健 經濟3.0

2017年5月9日

評競委會車用燃油市場研究報告

競爭事務委員會上周發表了一份名為《香港車用燃油市場研究報告》(下稱「報告」),指出了本地車用燃油市場一些疑似阻礙競爭的「罕見特徵」,並提出一共六項建議加強競爭。
20多頁紙的中文撮要,近80頁紙的英文報告,一言難盡,卻又不吐不快。無可否認,競委會今次花了很多工夫,亦如實承認了油價偏高、平行定價等都不構成反競爭行為的確實證據。然而,單憑幾個「令人費解」的市場罕見特徵去推斷油企阻礙競爭,繼而建議多個在競委會職權範圍以外的市場干預,卻令我非常失望。競委會口中的「令人費解」,只是令不懂經濟學的人費解吧。不懂沒有錯,錯就錯在既然自知不懂,又憑什麼推斷阻礙競爭云云?更膽粗粗建議政府干預自己不懂的市場?
靚汽油外銷經濟解釋
「現時市面上提供的『標準』和『特級』汽油均為98辛烷值。這種單一產品的狀況緣何在20多年前開始發生,競委會無從稽考。若說油公司的做法反映消費者的需求,則更加令人費解,因為事實上,除了極少數名貴房車及高性能的型號外,大部分車輛均可使用95辛烷值汽油。」左一句「無從稽考」,右一句「令人費解」,競委會不懂的又豈止香港沒有95辛烷值的汽油發售:「部分油站雖設有大型的價格板,但實際上卻未被使用來展示牌價,實在令人費解。」還有,為什麼本地汽油市場折扣優惠種類多?但顧客入油卻甚少貨比三家?
油企在港只賣高辛烷值汽油,這是本地讀過經濟科的中學生也懂解釋的經濟現象。「好蘋果往外銷」(Shipping the Good Apples Out)定律,背後邏輯是優質與非優質的蘋果出口時運費一樣,優質蘋果到了外地與非優質蘋果比的相對價格於是下降了。同樣道理,香港汽油從新加坡進口,報告指新加坡98辛烷值汽油比95辛烷值汽油貴約15%,但加上運費、每公升6.06燃油稅,以及其他與辛烷值無關的上頭成本,高辛烷值的汽油在香港自然比在新加坡「抵買」。
除了「靚汽油往外銷」這個需求因素(需求因素當然還有香港名貴房車一般較外國多),供應因素要考慮的是我們從市場規模到油站面積都比其他地方的小,進口汽油種類愈多,物流及庫存成本便愈高。95與98辛烷值二選一,答案是所有車都適用的高辛烷值有幾令人費解?
真正令我費解的是,競委會憑什麼認為油企只賣價錢較高的高辛烷值汽油是反競爭賺到盡?什麼經濟理論證明過賣貴價貨必定比賣平價貨好賺?懷疑油企合謀的人請回答我,合謀貴賣低辛烷值汽油不是更簡單直接嗎?
變壓力團體不務正業
不要忘記,競委會的首要職能是「調查可能違反競爭守則的行為及強制執行《條例》的條文」。這是所謂的「以訴訟來規管」(Regulation-by-Litigation)。我不懷疑競委會內法律專家的專業知識,明知手上沒有油企反競爭行為的確實證據,因此在執法上按兵不動,是明智之舉。
競委會的另外兩個職能分別是「提高公眾對競爭的價值以及《條例》如何促進競爭的了解」和「就在香港境內及境外的競爭事宜,向特區政府提供意見」。這兩個職能都需要法律以外經濟學知識。當競委會的經濟學知識不及格,對市場的了解還停留在「令人費解」的層次便貿貿然繞過執法去主張「以規管來規管」(Regulation-by-Regulation),競委會的角色便與壓力團體無異。
規管和訴訟的主要分別包括:訴訟針對事後追究(規管傾向事前預防)、訴訟依賴主觀開放標準(規管多用客觀簡單規則)、訴訟的主觀標準由包括法官律師等通才話事(規管的客觀規則靠專家制訂)、訴訟有民事訴訟和私人律師參與(規管以公營機構執行)。理論上,規管和訴訟各有千秋。簡單的規則令規管機構容易分辨違規與否,但一刀切的規則未必每次都合乎經濟效益。
這是報告首個建議:「政府應考慮在批出新的油站用地時,或是在現有油站租約到期進行重新招標時,將售賣95辛烷值汽油作為其中一項租約條款,以推動市場重新引入95辛烷值汽油,並探討增加碼頭倉庫設施的各種方案。」一旦明白油企只賣高辛烷值汽油的經濟邏輯,強制售賣低辛烷值汽油的後果是加重油企營運成本,但羊毛出自羊身上,這些額外成本最終會轉嫁給消費者。唔識,可以慢慢學。但連最淺顯的經濟理論及商業常識還未搞懂,沒有經濟專家的競委會暫時還是專注其首要職能,好好執法吧。
作者為香港亞太研究所經濟研究中心成員、美國克林信大學經濟系副教授及資訊經濟計劃附屬學者

張五常的半榻琴書 免費早餐: 徐家健

免費早餐: 徐家健
張五常的半榻琴書
2017-05-08
藝術收藏,有著錄確認閒閒哋聲價十倍。所謂傳承有序,來源及名堂亦可以左右市價。不久前,一位溫州商人以過億元投得一方乾隆御筆之寶,拍賣行稱,來源是十九世紀末一法國海軍醫生從中國帶到法國,有其家族收藏過百年的名堂。另一例子,今天張五常教授的書法,在拍賣行估價至少一萬至兩萬元,以還健在的作者來說,是相當值錢,但我建議下注前,要留意作品是誰交到拍賣行,因為大教授說過,沒有金錢的應酬之作不容易寫得好。我自己收藏了他一幅《春夜洛陽城聞笛》,是難得沒有金錢又非為應酬的作品,下款「半榻琴書」這個印章更是大有名堂。
名堂響,爭議可亦不少。印文「半榻琴書」跟「乾隆御筆之寶」同樣在《乾隆寶藪》有記載,對故宮文物略有認識的人會記得,此方印乃一紅瑪瑙螭鈕。筆者見過的,卻是記錄在張五常最近編撰的《清宮田黃方印錄》裏,93方印章當中周尚均替乾隆造的另一閒章。據我所知的故宮資料,乾隆有印章約1,800個,今天流落民間的估計數百個。這裏我要提出兩個具爭議的問題:相傳乾隆對田黃情有獨鍾,為何故宮令人留下印象的,就只有北京的三鏈章和台北的九讀印(且不論有專家質疑這些是否田黃)?後者是國民政府從北京故宮拿走,前者沒有被拿走,多得溥儀比國民政府更早把它偷出皇宮。接下來的另一問題,經歷過西方侵華、北京政變、北伐戰爭、日本侵華後再到國共內戰,難道沒有人比國民黨,甚至溥儀早一步捷足先登?簡單的經濟分析,田黃愈難求,方印愈易偷,我們愈有理由懷疑清宮田黃方印不止今天兩個故宮收藏的,流落民間的乾隆印章可能遠超幾百。
《清宮田黃方印錄》的出版在這些爭議上火上加油。筆者學過鑑別田黃的一些皮毛,明白沒親自拿過上手,懷疑這93方印章的真偽是情有可原。要降低訊息費用,大教授寫了一篇叫《求石奇遇記》的序言去解釋這批田黃方印的來源及名堂:「十多年前,一位不速之客拿着數十方石章向我求售 ……道聽途(塗)說,原物主是民國時期的一個重要人物,謝世多年了。」這是個名符其實的奇遇記,故事引人入勝之餘,亦蘊藏不少投資智慧。不速之客究竟是誰?民國時期那個重要人物又跟不速之客有甚麼關係?買本《清宮田黃方印錄》看看,然後自己猜猜吧。

Monday, May 8, 2017

特朗普大戰美國稅制 免費早餐: 曾國平

免費早餐: 曾國平
特朗普大戰美國稅制
2017-05-05
將企業稅率劃一降低至15%瘋癲,還是投資假設每年15%回報猖狂?
金融專家的見解我不敢小看,只想說,利用槓桿增加風險平均回報達15%,當然無難度,問題是回報跟風險關係密切,去到咁盡,未發達可能已平均破產N次。
投資智慧如填海一樣深不可測,身在象牙塔內的學者無謂多談,還是講講美國總統特朗普最新公布的稅改計劃來得實際。
一頁像貓紙點列式的建議,詳細內容欠奉,談不上計劃,極其量只是勾劃出改革的理想方向。個人入息稅稅階由7層減到3層(稅率分別為10%、25%及35%),但稅階收入上下限未有交代。基本免稅額加倍的同時,取消絕大部分扣稅優惠。
企業稅由現時最高35%大幅減少至劃一15%,同時由全球(worldwide)改為屬地(territorial)稅制,亦即企業海外業務賺到的錢不再跟本地賺到的一視同仁。
主流論點,不外乎批評稅改會令美國國債大增,將有災難性後果云云。沒有詳細數字,推算等同斷估,反映的大概是個人政見喜好而已。作為一個經濟學者,我認為簡化稅制、減少扭曲的方向絕對正確。
有美國報稅經驗的朋友,都知道其稅制複雜無比,無數細微針對少數人的扣稅條款,大量糾纏不清架床疊屋的限制和例外,普羅市民閒閒哋要花一個下午填表,報稅服務絕對是專業中的專業,相關的電腦軟件亦大有市場。
所謂累進稅率,其實是收入盈利愈高,愈有動機聘請專家幫助找出制度漏洞,愈有動機想辦法乾坤大挪移慳得幾多得幾多。為應付稅制浪費的大量資源,簡化稅制後,得以釋放可增加多少生產力?美國企業在海外發展擴張的稅率下降,對全球貿易有多大影響?個人收入「闖進」更高稅階的機會減少,又會如何改變勞動市場的運作?這些問題未必容易找到答案,但肯定比「特朗普改稅制益自己」等的討論有營養。
說過好幾次了,一如過去的美國總統,特朗普上任後會面對各方面的制約,真正可以做到的不多,難逃競選承諾頻頻走數縮沙的命運。觀乎其百日新政,這個「雷聲大雨點小」的推斷大致正確。制約,除了法律典章上的局限,還有利益團體透過政治遊說施加的壓力。
特朗普稅改其志可嘉,其「地圖炮」式的推翻扣稅優惠卻得罪了大量在現有制度下的得益者,大小組織定必團結起來生死相搏。若果稅改最後成功推行,在政治協商下相信會變得面目全非,但只要能往簡單稅制的方向走近一點,總算好事。

實證為本論兩電新利潤管制協議 徐家健 經濟3.0 實證為本論兩電新利潤管制協議

2017年5月2日

實證為本論兩電新利潤管制協議

政府上周公布與兩電簽署新一份為期15年的《利潤管制協議》,傳媒焦點自然是把現行9.99%的准許回報率調低至8%。據稱,環境局局長黃錦星認為,8%屬合理平衡安排,並解釋早前參考過最新顧問研究提出7%至9%水平而釐定,可謂「合理幅度」兼「審時度勢」。傳媒可能忽略的是,一份15年8%准許回報率的協議亦意味着在未來15年香港電力市場不輕易全面引入競爭。關於開放電網,協議這樣提及:「於本協議期限內,各公司將與政府合作,因應聯網研究的結果,以及在全面考慮安全性、可靠性、技術可行性及環保表現、電力系統的效益、對消費者的成本及利益、在未來對規管框架可能作出的更改及對各公司的影響後,就向第三方開放電網的可行性進行研究。」
開放電網引入競爭有什麼需要研究呢?積極不干預不就是有競爭才有進步?芝加哥學派不是反對政府干預自由市場嗎?
開放電網無助減電費
真正的芝加哥學派強調了解現實世界的市場競爭。就這個問題,我做過實證研究。電力市場的現實是,開放電力市場十分複雜。供應方面,發電、輸電、配電、供電四個環節結構不一卻又環環緊扣。需求方面,春、夏、秋、冬四季有高有低,一早一晚更可大上大落;加上供應與需求皆欠彈性,而以目前技術大規模儲電仍成本不菲,供求要經常平衡,市場協調並不如教科書上兩條曲線相交這麼簡單。只在供電四個環節之中開放其中一個市場,局部引入競爭是可能帶來災難性後果的。
由於合乎效益的電網數目只是一個,輸電配電經濟學稱之為「自然壟斷」(Natural Monopoly)。能夠引入競爭的,只可考慮發電或供電兩個層面。研究開放電網就是研究只在發電層面引入競爭,我認為這方面美國的經驗非常值得參考。九十年代中,美國個別州份開始有系統地開放電網。為鼓勵公平競爭,美國的做法是成立非牟利地區性輸電組織,以中央市場的方式處理電廠競價上網,小部分州份更規定廠網分家。
我仔細比較過有份參與組織及其他沒有開放電網的州份,發現開放電網不但無助減低電費,亦不見得有利減低使用化石燃料發電。開放電網,減低的反而是供電的穩定性。換句話說,2000/2001年加州電力危機並非個別例子。引入競爭,容許電廠每分每秒以市價賣電。但只開放電網而繼續規管零售供電,消費者買電付的卻不是每分每秒由市場供求決定的電價。如此一來,市場佔有率高的上游電廠有條件在需求高峰時開天索價,下游供電零售在規管下根本難以經營。更有趣的研究發現是,即使少數州份試圖連供電零售市場一起開放,開放電力市場對電價的影響竟是有升冇跌。
何解競爭無法令電力市場的消費者得益?當中原因包括需求彈性低;加上電廠擁有地區性的市場能力、中央市場競價上網的交易費用、強制廠網分家帶來的經濟效益損失等等。而我認為,一旦開放電網, 電力批發價難免波動,要波動被市場吸收,消費者支付的零售價便要反映這批發價的波動,但要做到這一點,我們需要智能電錶即時向消費者反映供電狀況。在未解決以上問題前,協議表明開放電網需要進行研究是明智的。
市民應有更大知情權
需要進行研究的,其實又豈止開放電網。黃錦星局長今次參考過最新顧問研究提出7%至9%水平而釐定,應該沒有講大話(之前顧問建議是6%至8%的)。顧問調高准許回報率的建議是回應最近美國息口向上的新趨勢吧。就息口向上新趨勢而調高准許回報率,做法合理。問題是不論7%至9%或6%至8%,都不應該是局長說說便算。我認為市民有權知多一點,然後決定顧問研究的建議是否合理。
是的,為減少民粹產生的政策風險,我從來主張釐定准許回報率須有客觀的經濟基礎。顧問研究的基礎一般是以財務學常用的「企業平均資金成本」(WACC)為出發點,當中又涉及公司的負債結構及利息成本等估算。開放電網需要進行研究的話,管制下准許回報率的釐定方法便更需要做到實證為本,確保市民能繼續享用價錢合理及可靠兼環保的供電服務。
作者為香港亞太研究所經濟研究中心成員、美國克林信大學經濟系副教授及資訊經濟計劃附屬學者

Monday, May 1, 2017

價高者得應付港鐵死火 免費早餐: 梁天卓

免費早餐: 梁天卓
價高者得應付港鐵死火
2017-04-28
我一向認為,一個城市的公共交通網絡愈發達,Uber成功「入侵」的機會愈低。所以我最初對Uber在香港的前途並不寄予厚望。不過,我錯了。我錯的地方不是現時Uber在本港很成功(起碼現在民間壓力並未成功令Uber在香港合法化),而在於我認為香港的公共交通網絡很先進這前設。
兩星期前,港鐵(066)「又」在下班繁忙時間出故障,觀塘至九龍塘綫沒電力供應,列車服務受阻逾兩小時,至晚上8時25分才陸續恢復。據報道,除了因被困車廂而令8人不適送院外,數以千計正在下班的上班族湧上地面亦令九龍東的路面交通大擠塞。
不少東九龍的巴士站都大排長龍,其中有乘客的等候時間更達數小時之久。而在沒有巴士途經的地方,有人截的士,有人轉搭小巴,亦有人徒步回家。朋友告之,不少小巴線途經之處,的士都不見蹤影。更甚的是,不少紅van「趁火打劫」、坐地起價逾倍。有乘客便向網媒投訴,指那些紅van的加價行為惡劣,但在毫無選擇的情況下,只有無奈接受。
坐地起價不就是Uber的強項嗎?朋友又告之,Uber當時在某些地區啟動了它的「衝價機制」(surge pricing),有些地區的收費升了不止一倍。
有趣的是,事後似乎並沒有人投訴Uber的「趁火打劫」行為。可能Uber在香港走的是比較高檔的路線,大家早已對「衝價」的安排習以為常。
其實,車資在乘客數量突然大增的時候向上調只是簡單的經濟規律。一般的公共交通工具如巴士或的士可能礙於價格管制或交易費用,並不能即時調整價格,以至令供求「失衡」,有人排長龍等巴士,有人行成條街都揾唔到的士。而小巴的坐地起價和Uber的「衝價」則有助舒緩這供求「失衡」的情況:嫌貴的可以走路到交通較暢順的地方,又或先食晚飯再等人潮散去時才去目的地。
早前有位歌星在紐約舉辦了一場大型演唱會。散場時,數以千計的歌迷離場,情況有如港鐵故障下的人潮,各人爭相搶搭的士的情況可想而知。Uber亦在當時啟動了「衝價機制」,有效地調整價格,一方面令沒有急切需要回家的歌迷先等一下,另一方面,利誘更多Uber司機到演唱會場地增加供應。
Uber後來將之寫成一份簡短的研究報告,解釋「衝價機制」如何可以提升交通網絡質素。不知香港的Uber是否有意分析是次港鐵故障後Uber的各項數據,並將之寫成一個港鐵死火的Uber研究?即使Uber未有收集有關數據也不要緊,觀乎港鐵近年「出眾」的表現,類似的研究機會還是會陸續有來的。

走進維克森林 免費早餐: 曾國平

免費早餐: 曾國平
走進維克森林
2017-04-26
先講一點美國地理常識:《免費早餐》專欄的3個作者,碰巧都在美國研究教書,更巧合的是3間大學所處的州份相連。我身處的維珍尼亞理工大學(Virginia Tech),位於維珍尼亞州的黑堡(Blacksburg),向南駕車兩小時,穿過無數的田園山谷,便到達北卡羅來納州(North Carolina)的雲斯頓沙龍(Winston-Salem),也就是梁天卓任教的維克森林大學(Wake Forest University)。再向西南方向駕車3小時,就是位於南卡羅來納州(South Carolina) 徐家健任教的克林信大學(Clemson University)。由北到南的3個地方大同小異,都是以大學為中心的中小型城市,人口不多節奏緩慢,跟緊張擠迫的香港是兩個世界。
車程不遠,上星期我們在維克森林大學這個「中間點」一聚,我更順道到其經濟系作學術演講。學校安排入住由其管理的Graylyn Estate,建於1927年,佔地55公頃,比香港的維多利亞公園再要大一點,曾是巨富居所。
講富貴,維克森林大學學費連食宿每年50萬港元,學生大都是南部有錢人家出身,從衣著、談吐、氣質都跟我在維珍尼亞州理工較「草根」的學生大為不同。據其經濟系的同行告訴我,學生畢業後大都找到好工作,除了以教學出色聞名的老師,也靠學生的自信表現和人脈關係。香港人眼中的美國名牌大學,來來去去就是哈佛史丹福,但以本科生人文教育的質素來說,維克森林大學在美國人眼中絕對是頂級之選,甚至比傳統大型大學優勝。
豪華酒店加上名牌大學,到底富從何來?答案就在地名之中。雲斯頓(Winston)加上沙龍(Salem)都是香港煙民熟悉的老牌子,原來北卡羅來納州過去曾是煙草業的繁華之地,維克森林大學今天的校舍正是美國第二大煙草公司R. J. Reynolds後人捐出的,Graylyn Estate則為公司一位前高層出錢興建。
直至今天,煙草商仍是大學捐款的重要來源,校園四處都見Reynolds一字。之不過隨著吸煙人口普遍下降,煙草已漸成夕陽工業,今天雲斯頓沙龍保持繁榮,要靠大學醫學院(諷刺的,醫學院以煙草商高層命名),聘請過萬員工,撐起市內大量出色的高級餐廳,撐起市內活躍的文化藝術圈子。
提到煙,忍不住要發牢騷。早前食物及衛生局長高永文引述多名學者指出,在煙包增加健康忠告面積會影響煙民行為。說過幾次了,當局一直選擇性引述「學者」,對相反證據聽而不聞,只懂堅持己見硬推政策。
也許新政府「實證為本」的口號都是講講而已。爭論下去浪費時間無益身心,還是駕車到維克森林大學吃東西逛書店化算。

金融危機後美國樓市新現象 曾國平 經濟3.0

2017年4月25日
曾國平 經濟3.0
金融危機後美國樓市新現象

10年前的金融危機,序幕由樓市次按問題掀起,10年後的美國樓市又是如何境況?只看樓價,平均已大致回到2007年危機前的水平。樓價可以回到從前,未能回到過去的是樓宇買賣借貸的經營手法;危機過後,大量針對次按市場、銀行業務的政府監管「應市」推出,改變了買賣雙方和大小貸款機構面對的局限。
上有政策下有對策, 美國樓市出現了有趣的新現象。
按揭公司搶傳統銀行生意
上月在美國買樓,一輪格價之後選擇了一間小型按揭公司。危機過後,要填的表格大增,按揭公司審核財政狀況態度異常認真,連我這個相對可靠、有「鐵飯碗」在手的「債仔」,也要花好一段時間才成功滿足監管要求(據我在危機前後都有買樓經驗的同事說,在2007年初借錢買樓簡單兼疏爽得多)。
按揭公司的工作主要為查冊、審核等中介服務,成功批出貸款以後,會盡快轉手,極少持有(我入伙未夠兩星期,已收到按揭公司的轉售通知)。相反,傳統銀行(亦即美國銀行、富國銀行等會收取存款的depository institutions)一般會持有貸款作為投資組合的一部分。
最近一項詳細的研究指出,危機後傳統銀行樓按生意明顯被按揭公司所取代【註】。在2007年按揭公司只佔所有樓按的14%,到2015年已急升至38%。
尤其明顯的是,以低收入、信貸歷史較差借貸人為對象的FHA(Federal Housing Administration)市場,按揭公司由2007年兩成的市場佔有率跳升至2015年的七成半。
研究提出的主要解釋是,危機後傳統銀行面對較多監管(如較高的資本充足比率),同時又面對大量法律訴訟,麻煩多多無利可圖,只好離場。研究發現銀行資本比率較低、次按苦主訴訟較多的地區,按揭公司在當地的業務明顯增長較快。
順帶一提,研究使用的HMDA(Home Mortgage Disclosure Act)數據收集了美國絕大部分的樓按申請資料,從貸款額、審批結果、申請人背景、置業地點等應有盡有,以100GB計的數據,我最近兩年花了不少時間精神「發挖」,開展了幾個相關的研究項目,將來有機會再為大家介紹。
講開數據,最近在香港常被濫用的術語正是「大數據」(big data)。從大量的數據到在網上收集的數據,以至將官方統計處理一下得出的數據,人人都話自己做大數據。另一個有潛質被濫用的術語是「金融科技」(FinTech),傳媒講得多,政府甚至設有專責部門,其實這個術語的定義仍然相當模糊,似乎不只在網上做金融咁簡單,但實際所指為何沒有人說得清楚。
也許是為了「吸睛」效果,剛才提到的研究也未能免俗以FinTech為題,分析FinTech按揭公司的生意跟其他按揭公司是否有別。
何謂FinTech?研究定義為貸款申請過程網上完成幾乎不用見真人的公司,例如美國第三按揭公司Quicken Loans,買家只會在成交(closing)當日才第一次跟職員見面。
網上貸款對象收費有別
網上按揭公司的市場佔有率由2007年的4%增加至2015年的13%,仍是少數但增長驚人。研究發現這些公司制訂利率的方法跟其他按揭公司明顯有分別,利用的似乎是信貸歷史、收入等傳統指標以外的數據。這些公司利用的是什麼神秘數據(包括所謂的大數據)?這是只有公司內部才知道的商業秘密了。
金融監管令傳統銀行退場,同時為按揭公司帶來了擴大市場的機會。香港樓市愈來愈複雜的監管限制,又令誰損失令誰在夾縫中得益?
註 : Greg Buchak , Gregor Matvos , Tomasz Piskorski and Amit Seru ( 2017 ) ︰ 「FinTech,Regulatory Arbitrage,and the Rise of Shadow Banks 」 NBER working paper 23288.
作者為香港亞太研究所經濟研究中心成員/美國維珍尼亞理工大學經濟系副教授/城市及地區禦險力環球論壇附屬學者
http://www.Facebook.com/economics3.0

象牙塔外看機位超賣 免費早餐: 徐家健

免費早餐: 徐家健
象牙塔外看機位超賣
2017-04-24
剛訂了機票,準備暫別美國的「象牙塔」,返港參加立法會一個關於全民退保融資安排的會議,之後出席《信報財經月刊》40周年紀念集《智慧傳承》新書發布講座。一如以往,今次離地萬呎乘搭的又是聯合航空(UA)。十多年來,因取消航班在機場過夜冇十次也有八次。但其實像我一樣經常up in the air的人,不用研究甚麼國際關係,老早知道當航班取消時怎樣不用排長龍,便可有效向航空公司爭取合理賠償,亦知道怎樣在機場舒服過一晚夜而不用出入安檢費時失事。既然如此,無論點樣當然繼續、繼續、繼續貪平搭UA。
同樣貪平搭UA的欄友梁天卓,上星期提到經濟學諾貝爾獎得主William Vickrey多年前曾建議把他的拍賣理論應用到機位超賣,引來讀者批評此乃象牙塔學者想出來的實驗室理論。思想,當然是想出來的。難道讀者的批評是經反覆驗證而得出?從知名學者到匿名網民,近來一下子多了很多航空業專家。學者不見得個個聰明,網民也有自作聰明的。讀者這次卻非毫無道理,只是未驗證過,我不敢妄下判斷拍賣機位今天是否可行。今天我只想講一段歷史,說明學者怎樣走出象牙塔改寫機位超賣的市場運作。
原來在1978年前,美國航空公司機位超賣後如何處理是冇王管的,因超賣而遭「非自願遣返」的個案並不罕見(據說被選中的多是老弱殘兵)。今日提起機位超賣,不少行家會聯想到Vickrey,始終贏過諾貝爾獎吧。但想當年,鍥而不捨改變超賣情況的是另一「象牙塔」學者Julian Simon。1966年,Simon先去信全美國的航空公司,提議透過市價解決超賣問題,建議不被採納。1968年,Simon再公開撰文解釋競價怎樣達致雙贏(Vickrey的拍賣建議便是回應這篇文章),還邀請了當時的KOL佛利民(Milton Friedman)和史德拉(George Stigler)幫口遊說政府。我這兩位師公卻都一口拒絕,他們認為行不通的原因分別是:(一)可行的話,航空公司早採用了;(二)乘客會串謀圍標。最後Simon去信民航局,結果又是不了了之。
直到1977年,經濟學者Alfred Kahn獲委任為民航局主席,並採納了行家Simon的建議。1978年推行Volunteer Bumping Plan,規定超賣時,航空公司要先利誘乘客自願轉機(同時加重對航空公司「非自願遣返」的懲罰),亦為之後航空業放寬規管(deregulation)打開序幕。改革達致的雙贏,是「非自願遣返」個案大跌,飛機座位空置率隨航空公司更放心超賣而急降。
從前比服務,如今鬥價錢。航空業放寬規管令票價愈鬥愈平,更引發之後廉航百花齊放。警察過分使用暴力當然不對,但想享受40年前的飛行服務?用40年前的價錢,今天改坐商務客位吧。今天,航空公司平均從每名乘客身上賺不到十元八塊美金。忽然狠批航空公司服務惡劣的有兩種人,一種抽水但對航空業經濟零認知,另一種貪平卻唔知自己cheap。

電費平貴的Formula E 免費早餐: 徐家健

免費早餐: 徐家健 電費平貴的Formula E 2012-12-08 我本身係一個電車男,一年又一年親身到現場支持電動方程式賽車Formula E,係好合理嘅。說過了,合理的創新formula就是要好玩。從供應角度看,賽車與房車之間的技術轉移有互補作用,幾十年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