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May 16, 2017

評競委會車用燃油市場研究報告 徐家健 經濟3.0

2017年5月9日

評競委會車用燃油市場研究報告

競爭事務委員會上周發表了一份名為《香港車用燃油市場研究報告》(下稱「報告」),指出了本地車用燃油市場一些疑似阻礙競爭的「罕見特徵」,並提出一共六項建議加強競爭。
20多頁紙的中文撮要,近80頁紙的英文報告,一言難盡,卻又不吐不快。無可否認,競委會今次花了很多工夫,亦如實承認了油價偏高、平行定價等都不構成反競爭行為的確實證據。然而,單憑幾個「令人費解」的市場罕見特徵去推斷油企阻礙競爭,繼而建議多個在競委會職權範圍以外的市場干預,卻令我非常失望。競委會口中的「令人費解」,只是令不懂經濟學的人費解吧。不懂沒有錯,錯就錯在既然自知不懂,又憑什麼推斷阻礙競爭云云?更膽粗粗建議政府干預自己不懂的市場?
靚汽油外銷經濟解釋
「現時市面上提供的『標準』和『特級』汽油均為98辛烷值。這種單一產品的狀況緣何在20多年前開始發生,競委會無從稽考。若說油公司的做法反映消費者的需求,則更加令人費解,因為事實上,除了極少數名貴房車及高性能的型號外,大部分車輛均可使用95辛烷值汽油。」左一句「無從稽考」,右一句「令人費解」,競委會不懂的又豈止香港沒有95辛烷值的汽油發售:「部分油站雖設有大型的價格板,但實際上卻未被使用來展示牌價,實在令人費解。」還有,為什麼本地汽油市場折扣優惠種類多?但顧客入油卻甚少貨比三家?
油企在港只賣高辛烷值汽油,這是本地讀過經濟科的中學生也懂解釋的經濟現象。「好蘋果往外銷」(Shipping the Good Apples Out)定律,背後邏輯是優質與非優質的蘋果出口時運費一樣,優質蘋果到了外地與非優質蘋果比的相對價格於是下降了。同樣道理,香港汽油從新加坡進口,報告指新加坡98辛烷值汽油比95辛烷值汽油貴約15%,但加上運費、每公升6.06燃油稅,以及其他與辛烷值無關的上頭成本,高辛烷值的汽油在香港自然比在新加坡「抵買」。
除了「靚汽油往外銷」這個需求因素(需求因素當然還有香港名貴房車一般較外國多),供應因素要考慮的是我們從市場規模到油站面積都比其他地方的小,進口汽油種類愈多,物流及庫存成本便愈高。95與98辛烷值二選一,答案是所有車都適用的高辛烷值有幾令人費解?
真正令我費解的是,競委會憑什麼認為油企只賣價錢較高的高辛烷值汽油是反競爭賺到盡?什麼經濟理論證明過賣貴價貨必定比賣平價貨好賺?懷疑油企合謀的人請回答我,合謀貴賣低辛烷值汽油不是更簡單直接嗎?
變壓力團體不務正業
不要忘記,競委會的首要職能是「調查可能違反競爭守則的行為及強制執行《條例》的條文」。這是所謂的「以訴訟來規管」(Regulation-by-Litigation)。我不懷疑競委會內法律專家的專業知識,明知手上沒有油企反競爭行為的確實證據,因此在執法上按兵不動,是明智之舉。
競委會的另外兩個職能分別是「提高公眾對競爭的價值以及《條例》如何促進競爭的了解」和「就在香港境內及境外的競爭事宜,向特區政府提供意見」。這兩個職能都需要法律以外經濟學知識。當競委會的經濟學知識不及格,對市場的了解還停留在「令人費解」的層次便貿貿然繞過執法去主張「以規管來規管」(Regulation-by-Regulation),競委會的角色便與壓力團體無異。
規管和訴訟的主要分別包括:訴訟針對事後追究(規管傾向事前預防)、訴訟依賴主觀開放標準(規管多用客觀簡單規則)、訴訟的主觀標準由包括法官律師等通才話事(規管的客觀規則靠專家制訂)、訴訟有民事訴訟和私人律師參與(規管以公營機構執行)。理論上,規管和訴訟各有千秋。簡單的規則令規管機構容易分辨違規與否,但一刀切的規則未必每次都合乎經濟效益。
這是報告首個建議:「政府應考慮在批出新的油站用地時,或是在現有油站租約到期進行重新招標時,將售賣95辛烷值汽油作為其中一項租約條款,以推動市場重新引入95辛烷值汽油,並探討增加碼頭倉庫設施的各種方案。」一旦明白油企只賣高辛烷值汽油的經濟邏輯,強制售賣低辛烷值汽油的後果是加重油企營運成本,但羊毛出自羊身上,這些額外成本最終會轉嫁給消費者。唔識,可以慢慢學。但連最淺顯的經濟理論及商業常識還未搞懂,沒有經濟專家的競委會暫時還是專注其首要職能,好好執法吧。
作者為香港亞太研究所經濟研究中心成員、美國克林信大學經濟系副教授及資訊經濟計劃附屬學者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買新盤只是跟金管局對着幹 免費早餐: 徐家健

免費早餐: 徐家健 買新盤只是跟金管局對着幹 2017-06-19 我買過三架車,都是新車。買第一架車時在美國開始工作不久,即使車行貸款息口不低,亦只有蝕利息慢慢供。買第二架車時現金已不是問題,但由於車行給予近乎零息貸款優惠,最後還是借到盡慢慢供。買第三架車時香港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