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une 26, 2017

與蕭局長 談貧富懸殊 免費早餐: 梁天卓

與蕭局長 談貧富懸殊
2017-06-23
傳媒、KOL以至政府官員都喜歡引用堅尼系數。這是個看似簡單但其實不易明白的指數。讓我簡單解釋一下,該系數的數值是在0至1之間,0代表收入分布絕對平均,1則代表收入完全集中在極小數的人手上。指數看似簡單在於數值愈高收入的分布便愈不平均,這是小學生也會明白,但不易明白的是數值的轉變如何理解。
舉個例,香港的堅尼系數在這10年間上升了0.127,究竟代表貧富懸殊惡化了多少?收入最高與最低的住戶收入差距拉開了多少?沒有其他數據,我們只能靠估。
就當我們同意統計處公布的堅尼系數是反映香港住戶收入不均的一個好的指標吧,但不少人質疑這堅尼系數與以資產量度的貧富不均可以是完全兩回事。勞福局長蕭偉強在回應香港的貧富懸殊是否已去到最高點時曾這樣回應:「堅尼系數只計及收入,並沒有計及資產——一個退休的長者很自然沒有收入,或只有福利金等,但並沒有計入資產,所以未必反映他真實的財政狀況。」
蕭局長說的不完全錯。無錯,統計處公布的堅尼系數只反映住戶收入分布,未必能全面反映某些「低收入、高資產」的住戶的生活水平。不過,收入與財富不均真的沒有關係?最近美國有研究指,收入不均是財富愈見不均的原因之一:美國的收入不均部分由於收入停滯不前,加上大學學費高昂,令美國的中、下產階級負債纍纍,相反,收入最高的住戶則不需去少幾次日本亦可以將大量收入儲起作投資之用,令兩個收入階層的資產分布更加不均。
回頭說香港,我沒有入息稅的數據,加上香港沒有資產增值稅,故此不能作出如上述般的詳細分析。不過,很多香港人的最大資產就是他們供足一世的私家樓。我分析過從1991年到2011年的數據,發現有樓階層的收入一直比無殼居民高,兩者的差距在回歸後更為明顯。
另一個有趣的發現是,還在供樓的住戶(應該是樓齡較新的樓宇而住戶年紀較輕)的平均收入亦比已供完樓的住戶較高,但兩者都比無樓居民的收入較高。
蕭局長的回應其實很小心,只是說沒有計算資產「未必反映真實的財政狀況」。我亦不反對香港有些「低收入、高資產」的年長住戶。不過,就已知的數據和近年樓價急升的現實來看,你說香港的財富不均沒有如收入不均這樣日趨嚴重,我實在很難相信。

中電分時段收費激嬲全港市民 免費早餐: 曾國平

中電分時段收費激嬲全港市民
激嬲女友可以有好多理由,激嬲全港市民的理由通常只有一個︰錢。
收入不均、財富不均都是觸動神經的話題,公私營機構加價也必遭口誅筆伐。就如上星期中電推出分時段電價的「智能用電」試驗計劃,傳媒焦點放在繁忙時間大幅加電費五成(其他時段減價則著墨不多),立即受全民痛罵,試驗未成形象,先打大折扣。
罵得有沒有理由?中電想靠換電錶增加資產總值?電錶折舊終要更換,同推行計劃無關,而據中電講法,新電錶價格跟舊款分別不大,資產難以大升。長遠一點,降低高峰用電量會減少興建發電機組,資產總值和電費會少一重上升壓力。
晚上6至10點收費最高,一般工商活動主要是朝早進行,中電擺明靠老屈住戶補貼工商戶?計劃只適用於小部分住宅用戶,加上屬自願性質,不想被屈隨時可以退出。
至於話中電明益工商戶,其實是忽略了轉嫁成本的道理。假如中電聽日開始只向大商戶收高昂電費,住戶收費大幅下降,電力成本是否就由大商戶埋單?當然不會。商戶追求利潤,電費終會透過提高貨品服務價格間接由消費者承擔。
參與計劃的只有少數人,中電賺到盡就只有8%回報,何解咁緊張?我認為緊張的一個理由,是計劃下將會有人歡喜有人愁。能夠把握機會慳電費的用戶,包括有工人或已退休可以靈活調動用電時間(如在早上或深夜洗衫,四、五點開定冷氣),也包括夜間工作,作息跟常人顛倒的,又或居住低密度樓宇,晚上不用開冷氣跟鄰居互相抗衡。有錢在屋頂裝太陽能電板的,亦能夠配合時段儲電用電。
利潤不變,電費有人少交就有人多交。由朝九晚六上班族、一家大細準時在屋企開飯的模範家庭,到打開窗就對正隔籬屋冷氣機的高密度住戶,皆會成為計劃下相對的輸家。
此外,香港不同地區氣溫有別,例如熱夜日數,屯門就比將軍澳多幾倍,計劃下交的電費亦會相對上升。
中電不是向全港市民打劫,中電也不是益商戶向住戶開刀。重點,是計劃除了鼓勵慳電,減少高峰用量,短期來說,會為不同住宅用戶帶來再分配(redistribution)的效果,多交少交電費由工作方式、居住環境、家庭結構等因素決定。
短期內計劃到底增加定減少貧富懸殊?罵聲四起的市民又是否低估了自己的適應能力?答案就要從試驗計劃得出的數據中尋了。長期來說,發電更有效率,則人人都可以是贏家。

當高智能電錶遇上低智能評論 徐家健 經濟3.0

2017年6月20日

當高智能電錶遇上低智能評論

吃日本菜,午市每位500元,晚上會收1000元,是價格分歧(Price Discrimination)搵夜市人客的笨嗎?不一定。假如餐廳晚晚座無虛席,午市卻只小貓兩三隻,經濟學稱這種價格安排為「高峰負荷定價」(Peak-Load Pricing)。高峰負荷定價不但沒有搵夜市客的笨,更是唯一既具效率又不用餐廳虧本的價格安排。不要忘記,食材有成本,餐廳本身的租金也是成本。若非餐廳晚晚座無虛席,老闆大可縮小餐廳規模,因此,邊際上招呼夜市客的成本,其實比招呼午市客高。
價格分歧不時淪為對成本概念一知半解的人的陰謀論,這是經濟學的悲哀。問題非淺,如賣桔者所言:「打長途電話,繁忙時間的收費是較高的。這也是因為賣家的機會成本較高,不是價格分歧。在經濟學上,這種因為在時間上需求上升而升價的現象有個名堂,叫作peak-load pricing。明白成本是什麼的經濟學者知道這不是價格分歧,不明白的就說是了。給同學們出一個試題吧。香港的電影院,每逢周二大減價。這現象是不是價格分歧呢?我認為是價格分歧。理由如下:周二的電影票價低於周末的,不是價格分歧,因為周末是peak-load時間,機會成本較高;但周一、三、四的市場需求應該與周二的沒有多大分別。我說是價格分歧的主要證據,是不同的電影院都選在周二大家一起大減價,而這決定是由香港戲院商會提出的。不是自由競爭的選擇,不反映成本的變動。」還有一例,是中電最近推出的智醒用電計劃。
智醒用電具理論基礎
有按時段收費的智醒用電計劃推出後,惹來傳媒鋪天蓋地的批評。這時站在輿論的對立面,難免引起另一套陰謀論。好在,支持高峰負荷定價的論據我早已寫在4年前:「我懂的電力市場經濟學是芝大的夏保嘉(Arnold Harberger)教的。夏保嘉是一位實戰經驗豐富的成本效益分析專家,曾為不少發展中國家出謀獻策。關於電力市場,夏保嘉的教誨是,儘管分析電力供應需要知道很多工程學上的專業知識,但經濟學上其實沒有什麼獨有的電力市場經濟學,看似複雜難明的電力收費安排分析,歸根究柢其實不外是價格理論中的邊際成本定價。邊際成本是社會要放棄資源來產出多一點的代價。一般來說,電力供應的邊際成本包括燃料、人工等運作成本,但由於興建發電廠涉及龐大投資,不少人認為,電力供應是產量增加,其平均成本將不斷地下降的所謂「自然壟斷」。當產量增加平均而成本不斷下降,邊際成本永遠是在平均成本之下,政府如強迫價格等於邊際成本,電力公司這個自然壟斷者便要關門大吉,但如果不強迫,電價又會因為高於邊際成本而導致經濟浪費。
夏保嘉卻指出,有效率但又不致虧本的邊際成本定價,靠高峰負荷定價便可以。簡單說,高峰負荷定價是指電力公司要在供電滿負荷的時候徵收適當的附加費,適當的附加費不但能更有效地滿足不同時段的電力需求,更重要的是,可以幫助電力公司收回當初投資供電基建的固定成本。」
4年前未有強調的是,漠視需求高低劃一電價收費,其實是一直要非高峰期用電消費者補貼高峰期用電的。經濟學者質疑,為什麼電力公司推高峰負荷定價推得那麼遲?主要原因,是實時監察消費者用電量費用不輕,而通知消費者電價如海鮮價亦有其成本。若非智能電錶價格持續下調;加上手機上網令電價資訊可以更流通,大半個世紀前發明的高峰負荷定價理論可能永遠不能有效率地付諸實行。
批評須符合經濟邏輯
批評中電慳電為名賺錢為實之見,是完全不合乎經濟邏輯的。首先,當資產在短期內不能增加,利潤管制下電力公司可以賺多少根本是一條「梗數」,與收費模式無關。長遠而言,計劃目標之一是透過降低高峰期用電量而減少未來興建新電廠的需要。在固定准許回報率之下,控制新電廠投資就是控制電費增長。另一個更少人留意的長遠效果,是高峰負荷定價鼓勵用戶安裝家用電池儲電,進一步收窄高峰期與非高峰期的用電量,再繼而使可再生能源發電變得更可行。
至於智醒用電計劃的具體細節,如電價在高峰期應加多少和在非高峰期減多少才可達至邊際成本及有效鼓勵市民慳電,需要做過實驗分析過數據才作得準。參考外國經驗,高峰期比非高峰期貴約一倍的電價是正常的做法。
退一萬步,2.6萬個被中電選中的住宅客戶當中,對為試驗計劃有所保留的大可按兵不動,參加了才後悔的亦可隨時退出。對有效使用靈活收費模式存疑的朋友,實在無必要在數據還未到手時一面倒反對這個自願試驗計劃。
作者為香港亞太研究所經濟研究中心成員、美國克林信大學經濟系副教授及資訊經濟計劃附屬學者

Tuesday, June 20, 2017

買新盤只是跟金管局對着幹 免費早餐: 徐家健

買新盤只是跟金管局對着幹
2017-06-19
我買過三架車,都是新車。買第一架車時在美國開始工作不久,即使車行貸款息口不低,亦只有蝕利息慢慢供。買第二架車時現金已不是問題,但由於車行給予近乎零息貸款優惠,最後還是借到盡慢慢供。買第三架車時香港車行沒有提供低息貸款優惠,於是才一筆過撥款做車主。車行以賣車為主業,兼營貸款當然是為促銷。問題是,我們會認為這是車主跟車行對賭嗎?斷供拖車不是新聞,大新聞是車行因新車落地車價大跌而收車轉賣「車主盤」。車價貶值比樓價貶值常見得多,為甚麼我們從不擔心假如新車兩年後大跌年輕上車客可以有幾慘?
哈哈哈哈,今次忍不住要跟渾水過癮一下。小友渾水是寫得之人,先問假如新盤兩年後大跌年輕上車客可以有幾慘?再問為甚麼買新盤是跟發展商對賭?都是值得思考的問題,我的答案卻稍為不同。首先完全同意他所講發展商借錢上車客是vendor financing,但車行借錢真上車客何嘗唔係vendor financing?至於車行算唔算同真上車客對賭,我認為唔算,但我更認為答案唔重要。
從法律及規管角度看,除了馬會其他人在港開賭只有等拉人封艇。從經濟學角度看,所有涉及風險的行為卻都有賭博成分。我個人接受的定義,對賭強調你贏我輸。但我亦理解商業世界可以有不同說法,只是這並不代表商業世界知道自己講緊乜。Vendor financing算對賭的話,傳統銀行按揭當然也是對賭,兩者分別是跟發展商還是銀行賭。要知阿媽係女人,假如新盤兩年後大跌,即使債主係阿媽遲買平幾球的負資產不是天下豬豬一樣慘嗎?
渾水認為發展商賣樓和對樓市判斷叻過本業做金融的銀行,可能是吧。但本業做金融的銀行對債仔還款能力判斷又應該叻過本業起樓的發展商,而全港賣樓最叻的應該是施老闆永青。試想,賣車叻的車行見新車落地即馬上跌價,為甚麽不來個「高賣低買」車主盤?其一,亂call loan迫債仔破產一拍兩散何來高賣?其二,靠賣新車賺錢的車行亂收車後果是二手車供應激增頂死自己一手車市場。同理,在冇斷供情況下發展商call loan收樓的誘因不見得一定比銀行大(另外,今時今日銀行還有多多發展商不用考慮的call loan理由)。
再想,發展商真的勢力大,坐貨能力好,應老早兼營借錢做一按吧,使等金管局出招才以較高息口吸引買家?問題往往比答案重要。完整分析,我認為不得不先問金管局干預市場是否有利整體經濟?把測試門檻舉至無限高或按揭成數定到零咁低,市場冰封安全做足100分。這時候發展商引買家「對賭」促成第一宗交易,你話算gain from trade還是I kill you later?

何解港元持續轉弱? 免費早餐: 曾國平

免費早餐: 曾國平
何解港元持續轉弱?
2017-06-16
過去5年,港元一直貼近強方保證的7.75,面對升值壓力。種種原因下港元資產的需求增加,金管局向市場提供港元,貨幣基礎上升壓低港元利率,以減低港元的吸引力。在聯繫匯率制度下,港美兩地的利率大致相等。
自2016年初形勢有明顯轉變。2015年尾聯儲局自金融危機以來首次加息,港元一度下跌衝破7.8,其後港息跟隨上調,港元才重回7.75附近水平。美國後來加息兩次,香港未有完全跟隨,兩地息差愈來愈遠。港元持續轉弱,屢次衝破7.8的中間匯率。
聯儲局於剛完結的會議宣布第四次加息,兩地息差進一步擴闊,港元疲弱走勢是否不變?為何香港各種利息能維持相對低的水平?港元可有機會下試自2005年聯繫匯率改制以來從未觸及的弱方保證7.85?
我有一個有點新意也有可能驗證的答案,我稱之為「管到水浸假說」。自從金融危機以來,金管局跟隨世界潮流(甚至猶有過之)推出大量管制以維持銀行體系穩定,提高資金比率要求之餘,亦加強限制銀行各種貸款生意。
眾所周知的例子,是銀行批出樓宇按揭比以往困難得多,新樓生意漸由發展商包辦,同時私人、商業貸款亦比以往嚴格,甚至到銀行申請戶口也變得麻煩。銀行體系在監管下水浸,加上銀行又要防範未來可能出現的更多監管,同業拆息得以「人為地」維持低水平。美元回報比港元高,資金自會離開港元資產,逐漸令港元轉弱。
這個假說描述的狀況,在美國息口近乎零的情況下不會浮現,但隨著美國息口上升,香港息口不變,資金流出的情況就愈來愈明顯,是以銀行體系加強監管多年,要等到近期才見匯市有此反應。根據假設,由於監管易放難收,在美國加息周期下,港元會繼續下跌。我預期港元會在下次美國加息時歷史性觸及弱方保證。
當然,上有政策下有對策,港息終會跟隨美息上升,只是在監管之下,調節較慢而已。由此帶出的另一長遠問題,就是香港經濟今時今日的經濟狀況能否承受利息上調。面對的借貸成本增加,消費投資下降終會反映到經濟表現上去,繼而衝擊各個資產市場。這才是港元轉弱真正令人擔心的地方。

Friday, June 16, 2017

明星效應下的南華之死 免費早餐: 梁天卓

免費早餐: 梁天卓
明星效應下的南華之死
2017-06-15
N年前,我入場觀看南華的一場比場。當時還留著一頭長長秀髮的和仔在場上有一個失誤,然後觀眾席上層一位阿叔大叫:「X你XX!你識唔X識踢波呀?X你!」再然後一個垃圾桶從天而降,「砰」一聲在場邊落下。我想這就是所謂愛之深責之切吧。
俱往矣。2009年港足奪得東亞運動會的金牌,之後香港政府撥款支持「鳳凰計劃」,寓意透過計劃令香港足球重生。不過,事情總是事與願違。由球員打假波的醜聞開始,到聯賽冠軍先因資金問題退出亞冠聯,其後又再參賽的「鬧劇」,及至最近有百年歷史的南華會在不需降班的情況下申請自動降班,有關香港足球的新聞似乎仍然是憂多於喜。
近年的港超聯平均入場人數每下愈況,據報道在剛完成的賽季裡的平均入場數字,更下跌至3位數,有部分場次更只有兩位數字的人數入場。香港足球的衰落原因很多。
八十年代末,港甲的入場人數因實施全華班而大跌,九十年代中,體院足球部突然解散令港足青黃不接,以及一直以來,香港足球班主的短視都可能是原因。(前南華足主羅神和傑志的伍健這些能帶動球壇的老闆始終是少數。)
另一個不能忽視的原因是電視/互聯網直播外國足球愈來愈普及。無論是在電視上,還是在互聯網上,大家能觀看直播外國賽事的成本愈來愈低,英超賽事節奏明快,西甲球星技術高超,意甲球隊戰術先進,直接比較下本地足球的質素和表現給比下去,大家亦很自然不再看本地足球了。這情況有點像不少體育明星的收入不只與成績掛鈎,而且排名最高的幾位,比其他成績差一點點的對手之間的收入可能已差幾條街。
有時候,在不同產品有「各花入各眼」的情況下,互聯網可以令邊緣產品(例如偏門音樂或書)的市場規模擴大,從而令這些邊緣產品的銷量起死回生。這是所謂的「長尾效應」(long tail effect)。不過,香港足球並沒有受惠於這「長尾效應」,相信原因之一是本地與外國足球的質素差異已蓋過了「各花入各眼」的效應。
這是否就是說香港足球必死?這又未必。那位怒X和仔的阿叔,雖然對球技有點要求,但我相信他亦明白和仔就算再好波,他亦不會是碧咸,更不會是C朗。
他對和仔的愛反映著的可能是對南華的本土情懷。現在本土意識日盛,如果香港有球隊參加大陸的聯賽,又或者香港與東南亞鄰近地區合組聯賽,「各花入各眼」的效應可能會增加,大球場或旺角場裡可能會多一批本土派的支持者也說不定。

南京周末的學術會議 曾國平 經濟3.0

2017年6月13日

南京周末的學術會議

從來都怕參加學術會議,一來不喜歡坐飛機,二來會議大多嚴肅無趣,豈料10日內參加了2個。早前的,是在中文大學舉行的計量經濟學會亞洲年會,據說人數之多破了紀錄,參加只因人在香港,不用遠行;剛剛完結的,是在南京的中國留美經濟學會(Chinese Economists Society)年會,規模和名氣都差一點,參加全因為學會會長兼華大師兄馬俊的邀請,師兄更找來我論文導師和兩位學弟妹,乘會議之便敍舊,我也就不好推辭了。
第一次去南京,會議以外遊覽的機會不多。所謂的學術會議,大概就是依據學術領域分類,一個小組三四個人,輪流為研究作簡短的演講,藉此交流意見,結識同行,其他與會者也就隨興趣到不同的小組聽講。此外,也有學術大人物作的主題演講(Keynote speech),出席人數相對多。
在內地的學術會議,主題演講必有當地具影響力的學界政界高層(愈高層,學界政界愈分不得清楚),在官方四平八穩的觀點以外,有機會知道一下現在內地經濟政策討論關心什麼。中等收入陷阱、收入不均和環保問題、央企民企的雙軌發展、企業研發創新、貨幣政策的進退等,都是常出現的主題。
老師Richard Startz是美國人,做計量和宏觀經濟學的,笑着問我「中等收入陷阱」到底是什麼意思。我笑說我也不清楚,只知道是個似有還無的統計結果,背後沒有什麼經濟學原理,總之是個流行於國際組織的術語吧。老師也是主題講者之一,講的是世界經濟增長的「趨同」(convergence)現象:落後國家跟發達國家縮窄距離的走勢比幾十年前來得明顯,若走勢持續,未來世界的生活水平將非常樂觀。
遊客無從享用高科技
老師是美國人中的少數,飲食上極富冒險精神,開放程度比得上香港人(美國人大多在飲食上忌諱甚多,偏食之餘也不願嘗試「異地」食品),到了南京當然要試試當地菜式。去了江蘇省第一家五星級酒店金陵飯店的「梅苑」,又到過比較便宜的「南京大牌檔」跟當地人大排長龍,質素都極高,吃了很多很多的鴨,只可惜聞所未聞的菜式太多,幾天時間的胃口太少。驚喜的,除了喝了一支不錯的內地葡萄酒,也發現手工啤酒之風早已吹到南京這個二線城市,在餐館喝過名為「嬰兒肥」的IPA,價錢便宜,味道不輸美國買到的一般貨色。出外吃喝,也見識了內地飲食科技上的進步,從找餐廳、等位、點菜、結賬及電話上網方便無比,技術似乎比香港高很多(當然了,實名制、銀行戶口等要求之下,科技再好遊客也無從享用)。
空氣甚至比香港清新
會議完結,老師要到下一站上海,剩下半天我就一個人在市中心隨便遊覽。周日旅遊景點擠得嚇人,還是到一些較冷門的地方去了。到了五台山的「先鋒書店」(Librairie Avant-Garde),心想全南京的文青大概都聚在這裏吧,3萬多方呎由停車場改裝而成的地方,曾被選為全球10大最美書店,裝修簡約而有效率,藏書該有5萬以上,也有咖啡店和大量的座位給文青們聊天看書發呆,是書店也是景點,從店外到店內到處都有人自拍,動作表情相當講究。
面對這麼多的書,我反而有點透不過氣來,沒買什麼就走了。路上繁忙的士不易找,記得書店好像離酒店不遠,就慢慢地散步回去。車來車往(不少是電動的巴士),我突然發覺南京的空氣不錯,甚至要比香港的清新。
作者為香港亞太研究所經濟研究中心成員/美國維珍尼亞理工大學經濟系副教授/城市及地區禦險力環球論壇附屬學者

政府協助的合謀定價 免費早餐: 梁天卓

免費早餐: 梁天卓
政府協助的合謀定價
2017-06-09
問問大家:是否市場愈透明就對消費者愈有利?再問大家:你走入一家麻將館,裡面有兩枱麻將,一枱上的3個人都戴上了賭神的西德液晶體顯影隱形眼鏡,另外一枱的3個人則是普通阿伯,你會選擇普通阿伯那張枱,還是「透明度」極高的那一張?
關於第一個問題,競委會可能認為,市場透明度愈高,消費者愈不會被魚肉。現在油公司價格折扣種類多又不透明,在消費者不能「貨比三家」下,這種價格安排對消費者十分不利。於是它在最近發表的報告建議「油站應清楚展示牌價及門市折扣」,以增加香港零售燃油市場的透明度。
不過,正如欄友徐家健說,這建議「忽略了零售商能夠同時合法地互通價格資訊的潛在問題」。換句話說,這建議的後果有可能等同於幫幾位阿伯戴上賭神的西德液晶體顯影隱形眼鏡。
徐家健引用研究指,德國在2013年規定所有油站需要在網上實時報價後,油價不跌反升。其實不用甚麼網上實時報價,亦不用甚麼西德液晶體顯影隱形眼鏡這些高科技產品,只要政府幫忙定期公開各大公司的價格,公司之間合謀的機會便會增加。
競委會建議某一市場增加透明度並不是香港獨有,在1990年代初,丹麥的競委會曾經身體力行推出類似的政策。事緣丹麥的競委會認為,國內的石屎業被幾間大公司壟斷,加上行內各大公司的報價多樣化兼且折扣相當神祕,於是為了提高行內的透明度,丹麥競委會在1994年初開始收集並公布各大石屎公司的報價和優惠。
有趣的是,由1994年1月直至10月裡,丹麥有些城市的石屎價格上升了20%!而且引入此制度後,各大公司的報價亦愈趨接近!(雖然在競爭比較激烈的首都哥本哈根及完全沒有競爭的小城市裡,石屎價格的變動不太大。)
雖然我們的競委會比其他大部分地方的同類機構遲了幾十年起步,但競委會的朋友不少都有在外地的執法經驗,相信他們都能吸取其他地方的失敗經驗。丹麥的競委會在公開石屎價格兩年後,便「知衰」把政策叫停,前車可鑑下,我想競委會的朋友往後都會多作研究才再作建議,免得香港又像丹麥那樣白行兩年的冤枉路。

學者:我睇錯了樓市 免費早餐: 曾國平

免費早餐: 曾國平
學者:我睇錯了樓市
2017-06-07
差不多5年前,我在友報曾寫過:「筆者的初步預測,為未來兩年每月的租金升幅約1.4%,換算為每年大約17%的升幅」。結果,租金的確有升,但遠遠沒有我當年預測的誇張。
參考差餉物業估價署的數據,過去5年平均租金只上升了26%,每年只有5.2%的升幅。租金仍未見有急升的跡象,樓價反而屢創新高。
好在當年在文章中已戴定頭盔:「描述兩套數據間的關係與預測是兩回事」,結果真的中了招,相關系數果然靠不住。做學術的預測錯誤就要承認,承認完再去了解錯在哪裡。
就如股票,樓價可從現值(present value)的角度看:樓價是未來租金收入的折現,折現率是實質利率加上風險溢價,預期租金收入上升或預期折現率下降,同樣會導致今天的樓價上升。
根據這個分析框架,樓價急升,若非預期租金瘋狂好戲在後頭,就是折現率下降所致。我今年年初提出過的答案,是港元相對人民幣有上升趨勢,加上內地防止走資的政策風險,內地客面對以港元計較低的折現率,是以在租金沒有明顯上升的趨勢下樓價仍然急升。
只要貶值預期不止,只要資金流面對落閘的危機,港樓仍是內地資金的理想選擇,樓價租金比率於是持續高企。且看這個答案能否經得起科學證明。
講開承認錯誤、科學證明,我想起了「學而優則政」的姚松炎議員。見周顯和徐家健兩位前輩討論姚議員的樓市分析,我也想補充一點。
根據姚議員的「實質利率」理論,負利率之下樓價上升,由負轉正則樓價急跌,折現率的另一部分風險溢價不重要。在美國加息趨勢下,過去5年來,銀行同業拆息已明顯上升,同時通脹有所下調,依據姚議員的計算方法,負轉正的日子即將來臨。
在2014年初仍是學者的姚議員說過:「樓價正從周期頂回落,負利率預期改變也令樓價增添壓力,從投資角度,現階段不適冒進買樓」。到了2015年尾學者再講:「今次樓價下跌周期的拐點,其實在2015年9月已出現,這次緩慢而具深度的調整起碼要到2017年底才完成」,更指跌20%至30%「濕濕碎」。
不知道當年有沒有市民信錯學者的預測,也不寄望姚議員承認當年看法有錯,只想問根據經得起科學證明的「實質利率」理論,樓價大跌到底幾時出現?

共享不是請客吃飯 徐家健 經濟3.0

2017年6月6日

共享不是請客吃飯

再有22位Uber司機夥伴被拘捕,警方的依法辦事令共享經濟在香港的發展繼續節節後退。回歸20年,共享經濟可能是最能體現「一國兩制」的意識形態。不是嗎?據報道,去年國家總理李克強出席中國大數據產業峰會暨中國電子商務創新發展峰會時表示:「共享經濟不僅是在做加法,更是在做乘法,以此有效降低創業創新門檻,實現閒置資源充分利用,形成新的增長點,為經濟注入強勁動力。此外,共享經濟的另一大特點是,人人皆可參與、人人皆可受益,有利於促進社會公平正義。」今天我們對汽車共乘卻仍停留於左一句「非法駕駛車輛作出租或取酬載客用途」,右一句「駕駛汽車時無第三者保險」的平行時空。國家支持併車共乘,我們卻保育「的士霸權」。不是加法,更不是乘法,共享經濟在香港只屬非法!
聽說,朋友李兆富計劃籌組推動共享經濟大聯盟。有心人做好事,當然樂見其成。跟蹤了共享經濟兩年多了,我是第一個以合約理論分析共享經濟的人。就讓我再從合約理論的角度出發,討論兩個「共享不是請客吃飯」的問題。
不在乎曾經擁有經濟模式
籌組共享經濟聯盟不能逃避的第一個實際問題,是什麼企業或組織有資格加入聯盟?換句話,共享經濟怎樣定義?首先,要知道定義沒有對或錯。都是人想出來的,定義只有好用與不好用。
有人認為,涉及金錢交易的就不是共享經濟。但請客吃飯有來有往,市場交易不一定涉及金錢。我從來認為,共享經濟是私產制度下的一種合約安排。以共乘為例,多得網上配對、驗證、付款、評論等,大大減低了司機與乘客間的交易成本,促使市場進一步以租賃合約取代買賣合約。把概念一般化,共享經濟就是不在乎曾經擁有的經濟模式。當然,不在乎曾經擁有的經濟模式自古皆有,近年引起大家關注的是如何以互聯網科技把這個概念發揚光大。
李克強總理強調的「實現閒置資源充分利用」及「人人皆可參與、人人皆可受益」,都是共享經濟的優點。作為經濟學者,我傾向以客觀的合約安排先作定義,然後驗證這種合約安排配合互聯網科技對資源運用和收入分配的影響。
再以共乘做例子,我們有必要關心共乘的汽車是否新車、司機是否全職嗎?只要能減少汽車在路上找尋乘客和增加每程車的乘客數目,共乘都是「實現閒置資源充分利用」的好方法。再宏觀一點看,共乘與傳統公共集體運輸系統的關係,理論上可以是替代,卻又可以是互補。前者的話,共乘有可能令交通更擠塞;相反,共乘不但令閒置的私家車充分利用,亦同時能夠減少整體交通負荷。
最近美國有研究發現,共乘與公共集體運輸系統是互補關係,特別是在大城市,鼓勵司機以靈活的共乘,結合成本低的公共集體運輸系統取代自駕,最終整體交通負荷不升反跌。香港發展共乘會如何影響資源運用,只有仔細研究過才說得準。可以肯定的是,盲目保育「的士霸權」,不但與國策不符,亦違背了來屆特首強調「實證為本」的管治風格。
解決利益衝突研究共贏
假如共享經濟真的如總理所說「人人皆可受益」,不容易解釋香港及其他個別城市對Uber的反彈。至少短期而言,共享經濟影響收入分配是不容忽視的。美國紐約引入Uber後,的士牌價在幾年間大跌了超過一半。的士牌主對共乘的不滿,是可以理解的。共享不是請客吃飯,皆因有的士牌主這些既得利益者。
然而,即使共享經濟真的是一場「革命」,我也不希望看見這場革命變成一個階級推翻一個階級的暴烈行動。的士司機以罷駛堵路,犠牲的是全港其他道路使用者的利益。我期待共享經濟大聯盟的成立,先好好研究共享經濟在香港的利益所在,然後積極向政府和既得利益團體等游說及討價還價,最終達致「人人皆可受益」的成果。
作者為香港亞太研究所經濟研究中心成員
美國克林信大學經濟系副教授及資訊經濟計劃附屬學者

請用風水證明樓價高企的原因 免費早餐: 徐家健

免費早餐: 徐家健
請用風水證明樓價高企的原因
2017-06-05
大約是年半前吧,當時還是大學教授的姚松炎發表了《請用科學證明樓價高企的原因》一篇文章。作為學者,我當然支持這篇文章的標題;但作為經濟學者,我是難以認同這篇文章的否定供求分析的觀點的。之後,姚教授以獨立候選人(而非標題黨)身份參加建築、測量、都市規劃及園境界的立法會選舉,並贏得這個功能界別的議席。我也搞不清楚是甚麼原因,姚議員最近被翻舊帳,一連幾日舊文被周顯批評得體無完膚。認識的朋友當中,未接受過正式研究院經濟學訓練但又比不少學者更懂經濟學的有兩個,一個是蕭若元,另一個便是周顯。今天樓價再創新高,我也忍不住來湊湊熱鬧。
究竟《請用科學證明樓價高企的原因》出了甚麼問題呢?周顯質疑此文是為地產霸權發聲,並指姚引用了與地產霸權關係密切的智經研究中心發表一份有關香港樓價與房屋供應的研究報告:「從相關系數而言,私人住宅落成量與樓價之間沒有任何關係。」(譯自原文:“There is no relationship between the proportion of private housing completions and property prices in terms of their correlation coefficient.”)是的,從姚教授到姚議員,他一直主張樓價高企的唯一原因是負實質利率。但這裏我要先還「地產霸權」一個公道,姚這個引述其實並不準確。英文proportion of private housing completions不是私人住宅落成量,而報告的中文版原文是這樣的:「香港私營房屋落成比例與樓價之間沒有顯著的關係。」就私人住宅落成量,報告其實發現:「從更長時間(1991至2012年)的數據發現,私營房屋落成量的變化受到五年前的樓價變動所影響,這結果反映出發展商可能受到當時經濟不景氣的影響而變得審慎保守,隨後的私營房屋落成量便可能受到影響」,而非姚所指的沒有任何關係。更值得留意的是,姚引述這報告去支持他那「近年有多項研究發現,土地、房屋供應並非導致樓價高企的成因」之說,但該報告的建議卻是「總括來說,政府要解決房屋問題,必須從增加土地供應著手」。
然而,這些純粹相關系數的統計分析,在沒有理論基礎支持下,其實與睇風水分別不大。姚認為他提倡多年的「實質利率」假說,才符合放諸四海、以過去的數據驗證、不同規模的經濟體進行驗證、預測未來這四個層次的科學驗證標準。實情又是怎樣?以我較熟悉的美國為例,低利率甚至負利率引發樓市泡沫之說,難以解釋泡沫只集中於住宅而沒有蔓延至其他房屋。至於香港,姚認為2008年是樓市泡沫爆破,如今美國已進入加息周期,本地樓價卻又不跌反升。風水佬呃你十年八年,負實質利率是唯一解釋樓價高企的原因,真係信不信由你。

Monday, June 5, 2017

辣招加深 貧富懸殊 免費早餐: 梁天卓

免費早餐: 梁天卓
辣招加深 貧富懸殊
2017-06-02
黃子華說過:「為咗下一代,唔好有下一代。」這可能是很多香港人的心底話。
政治的紛爭、教育的壓力以至樓價的瘋狂都令不少年輕夫婦打消對生兒育女的念頭。
政治的紛爭可能源於「外國勢力」,教育的壓力可能源自虎媽的心魔,這些困難不易解決,但樓價的瘋狂,大家卻認為政府有能力去處理。
除了口講增加供應之外,政府不斷推出目的在調控樓市的加辣措施,先有買家印花稅、額外印花稅,金融管理局又不斷的收緊樓宇按揭成數,近日金管局又再度出招,推出三項物業按揭逆周期監管措施,目的在「減低銀行信貸風險,以維持銀行體系穩定。」
儘管政府出招無數,樓價卻繼續瘋狂上漲。2009年我博士畢業時,中原指數大約是60,最近指數已大升至接近160水平,幾乎是當年的3倍。
剛在金管局出招後推出的新樓盤海之戀的發展商更指,累計錄得過萬人次參觀,一個面積只370方呎的細單位,呎價便高達1.6萬元,樓價則接近600萬元!
作為投資工具,這10年裡香港樓的回報,的確比大部分其他投資選擇要高。不過,與很多其他投資工具不同,買樓的入場門檻較高。樓價愈高,入場門檻(即首期)亦愈高。
以海之戀那個接近600萬元的「細價樓」為例,一成的首期已是60萬元,是不少剛畢業大學生不食不住整整3年的人工。除了樓價上升之外,政府收緊按揭成數的辣招,亦有提高樓市入場門檻的後果。
雖說首次置業的按揭成數限制沒有那麼嚴謹,但不少人亦可能只可做六成按揭,亦即是要一次過付出240萬元的首期。
筆者沒有相關數據,不敢妄自下結論,不過,海之戀的發展商稱,買家中有65%是年約35歲的年輕人,根據傳媒報道,當中有不少都是成功靠父幹來圓上樓之夢。
樓市辣招提高樓市入場門檻,某程度上減低了沒有家底的年輕人的投資機會,從而加劇了香港的貧富懸殊。一個可能的解決辦法是兩位欄友早前提出的樓市期貨市場,令沒有家底的年輕人即使沒有首期都可以受惠於樓市的上升。

香港信貸降級的機械式回應 免費早餐: 曾國平

免費早餐: 曾國平
香港信貸降級的機械式回應
2017-05-31
一年多前,我在一個網媒這樣寫:「若香港的信貸評級下降,對並無負債的香港政府直接影響有限。真正將承受額外打擊的,將是有香港政府支持,評級一向極高的各公私營機構(如機場管理局、醫院管理局等),以及少數財力雄厚,亦有接近政府評級的上市公司(如中國移動(941))。當中國和香港評級下降後,這些機構的借貸成本上升,將影響基建的成本效益,降低如機場第三條跑道等大型工程的吸引力。」
今天,香港信貸評級真的下降了。根據穆迪的推論,內地信貸評級轉差,與其政治經濟上日漸融合的香港自然要跟隨。同時,一國漸比兩制重要,真正自治的範圍縮小,兩地信貸評級現有的差距愈來愈說不過去(原文是Indeed, the closer the linkage becomes, whether through rising political influence or ever closer economic interdependence, the more closely the two will converge)。按慣例,企業信貸評級不會比當地政府高,特區政府評級下降,一眾評級接近的公營機構和大型企業也難逃一劫(遭殃的已有港鐵(066)及按揭證券公司)。 身為財政司長的陳茂波反對穆迪的決定,恰如其分。用意正確,立論卻走錯方向。小錯,是強調香港經濟穩健,力陳香港失業率低、增長快、旅客多。其實,穆迪在報告中清楚指明,香港各種基本因素並無明顯改變,評級下降皆因香港漸跟內地看齊。大錯,是要反駁穆迪的論點,正需指出香港跟內地的不同之處,而非如陳司長發言和網誌文章中用大量篇幅去強調中港關係緊密,差不多將穆迪的觀點重複一次:「回歸二十年來,與內地的經濟往還愈趨緊密,各範疇的合作都提升至一個新的層次」。香港信貸評級仍比內地高,靠的是法律制度、金融市場及政府財政等方面的差異,局長要回應的是,香港如何保持守護這些優勢,而不是「機械式」羅列中港融合的成果。
當然了,邏輯上錯誤的回應,政治上往往是正確的答案(其實邏輯政治同樣正確的答案,是內地應升級而非降級,香港跟隨升至最高級!)。陳司長成為連任熱門令人羨慕,我們這些普通市民又可以做甚麼?投資(包括人力資源)貴乎分散風險,瞓身香港資產固然是高危,中港密不可分,投資放眼祖國也不是辦法。同時持有跟中港經濟相關系數低的資產,方是上策。
另一個有關但未看清楚的現象,是在過去幾個月,港元兌一美元匯率持續下跌,由接近強方保證7.75的水平跌穿7.79。是預期美國加息的正常反應,還是投資者擔心香港前途走資的效果?兩星期後,美國聯儲局議息結果公布後就有答案了。

二次創作給陳肇始的公開信 免費早餐: 徐家健

免費早餐: 徐家健
二次創作給陳肇始的公開信
2017-05-29
1.過去兩天,你不回應我在立法會向你提出的問題,也不回應同場議員的查詢,是可忍孰不可忍。
2.原來是你兩年前已收到我寫給衛生事務委員會的專家報告,知道本人親自調查過本地煙包健康警語面積與市民吸煙率的問題。過了兩年,原來你是食物及衞生局副局長,在立法會建議修訂法例,擴大健康忠告圖像佔煙包面積的50%增至85%。然後你自己堅持漠視本地數據分析顯示,擴大健康警語面積根本無助降低香港吸煙率。
3.你於今年1月17日在立法會,公開說擴大煙包健康警語面積絕對是個有效措施,並稱外國有實證研究顯示,吸煙率因擴大圖像警示式樣而降低。
4.不過,原來你其實知道:所謂的「有實證研究 」是選擇性地引用幾個外國支持擴大煙包圖像警示的政府報告,因食衞局去年12月19日提供立法會討論文件上說:「海外研究顯示,健康忠告圖像有助減低吸煙的吸引力、增加戒煙意欲和嘗試戒煙,以及防止青少年吸煙。大面積的忠告圖像可減少吸煙人士吸煙數量,並令他們減少在家中吸煙。(詳見附件C所載列表)」然而,附件C列表上只引用幾個外地(如澳洲、加拿大)政府衞生部門提供的報告,根本不是客觀有系統地檢視數以百計的海外學術文獻中支持或否定健康忠告圖像成效的實證研究。這數以百計的海外學術文獻中,否定健康忠告圖像成效的例子比比皆是。食衞局憑甚麼無視這些實證研究呢?
5.我的專家報告,全文已公開近兩年,你作為大學護理學院護理學教授,從來沒有指出過報告中哪一部分不值得政府參考?
6.你於三個多月前給立法會的討論文件,回應部分委員詢問你們的建議是否有本地統計數據支持。你們認為值得參考的所謂本地統計數據,卻只是「戒煙意志」、「考慮戒煙」等主觀而非直接數據。針對建議對本地吸煙率影響的數據分析卻隻字不提,你是在逃避嗎?
7.你作為護理學教授,看過我的專家報告全文,應該知道過去廿多年來政府幾次將煙包健康警語面積加大後,香港吸煙率趨勢並沒有因此而改變。兩天前,當有議員在立法會問你政府究竟有否親自分析過本地煙包健康忠告圖像成效時,你只堅持有海外研究顯示健康忠告圖像有效。你真的要堅持就這個問題上,讓大家看到你自編自導之後還要自演嗎?
陳肇始副局長,希望你不介意我以「公開信」二次創作形式跟你開半個玩笑。是可忍,孰不可忍,是現屆政府的管治特色吧。我們都記得下屆特首在政綱上強調「實證為本力求創新」乃其四大管治新風格之一,而有傳你是食衞局局長的熱門人選。不是開玩笑的,我希望你們緊記以下兩點:實證要全面而不能偏頗,實證需政策相關而不可不著邊際。

增加透明度打擊圍標 免費早餐: 梁天卓

免費早餐: 梁天卓 增加透明度打擊圍標 2017-08-16 競爭法實施了近兩年,競委會最近頻頻出擊。繼今年3月就一宗IT界的圍標案援引該條例入稟後,日前競委會再就大廈單位裝修涉嫌合謀定價向10間建築工程公司入稟,指涉案公司在為觀塘某公共屋邨提供裝修服務時涉嫌違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