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une 16, 2017

南京周末的學術會議 曾國平 經濟3.0

2017年6月13日

南京周末的學術會議

從來都怕參加學術會議,一來不喜歡坐飛機,二來會議大多嚴肅無趣,豈料10日內參加了2個。早前的,是在中文大學舉行的計量經濟學會亞洲年會,據說人數之多破了紀錄,參加只因人在香港,不用遠行;剛剛完結的,是在南京的中國留美經濟學會(Chinese Economists Society)年會,規模和名氣都差一點,參加全因為學會會長兼華大師兄馬俊的邀請,師兄更找來我論文導師和兩位學弟妹,乘會議之便敍舊,我也就不好推辭了。
第一次去南京,會議以外遊覽的機會不多。所謂的學術會議,大概就是依據學術領域分類,一個小組三四個人,輪流為研究作簡短的演講,藉此交流意見,結識同行,其他與會者也就隨興趣到不同的小組聽講。此外,也有學術大人物作的主題演講(Keynote speech),出席人數相對多。
在內地的學術會議,主題演講必有當地具影響力的學界政界高層(愈高層,學界政界愈分不得清楚),在官方四平八穩的觀點以外,有機會知道一下現在內地經濟政策討論關心什麼。中等收入陷阱、收入不均和環保問題、央企民企的雙軌發展、企業研發創新、貨幣政策的進退等,都是常出現的主題。
老師Richard Startz是美國人,做計量和宏觀經濟學的,笑着問我「中等收入陷阱」到底是什麼意思。我笑說我也不清楚,只知道是個似有還無的統計結果,背後沒有什麼經濟學原理,總之是個流行於國際組織的術語吧。老師也是主題講者之一,講的是世界經濟增長的「趨同」(convergence)現象:落後國家跟發達國家縮窄距離的走勢比幾十年前來得明顯,若走勢持續,未來世界的生活水平將非常樂觀。
遊客無從享用高科技
老師是美國人中的少數,飲食上極富冒險精神,開放程度比得上香港人(美國人大多在飲食上忌諱甚多,偏食之餘也不願嘗試「異地」食品),到了南京當然要試試當地菜式。去了江蘇省第一家五星級酒店金陵飯店的「梅苑」,又到過比較便宜的「南京大牌檔」跟當地人大排長龍,質素都極高,吃了很多很多的鴨,只可惜聞所未聞的菜式太多,幾天時間的胃口太少。驚喜的,除了喝了一支不錯的內地葡萄酒,也發現手工啤酒之風早已吹到南京這個二線城市,在餐館喝過名為「嬰兒肥」的IPA,價錢便宜,味道不輸美國買到的一般貨色。出外吃喝,也見識了內地飲食科技上的進步,從找餐廳、等位、點菜、結賬及電話上網方便無比,技術似乎比香港高很多(當然了,實名制、銀行戶口等要求之下,科技再好遊客也無從享用)。
空氣甚至比香港清新
會議完結,老師要到下一站上海,剩下半天我就一個人在市中心隨便遊覽。周日旅遊景點擠得嚇人,還是到一些較冷門的地方去了。到了五台山的「先鋒書店」(Librairie Avant-Garde),心想全南京的文青大概都聚在這裏吧,3萬多方呎由停車場改裝而成的地方,曾被選為全球10大最美書店,裝修簡約而有效率,藏書該有5萬以上,也有咖啡店和大量的座位給文青們聊天看書發呆,是書店也是景點,從店外到店內到處都有人自拍,動作表情相當講究。
面對這麼多的書,我反而有點透不過氣來,沒買什麼就走了。路上繁忙的士不易找,記得書店好像離酒店不遠,就慢慢地散步回去。車來車往(不少是電動的巴士),我突然發覺南京的空氣不錯,甚至要比香港的清新。
作者為香港亞太研究所經濟研究中心成員/美國維珍尼亞理工大學經濟系副教授/城市及地區禦險力環球論壇附屬學者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當非理性除牌遇上技術性調整 徐家健 經濟3.0

2017年10月17日 徐家健 經濟3.0 當非理性除牌遇上技術性調整 一句「不要怕,只是技術性調整」,言下之意是大時代裏股民有時反應過敏,因此股價才需要技術性調整回復正軌。今屆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塞勒(Richard Thaler),便是憑研究人類在市場上種種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