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uly 6, 2017

30年後的美麗新世界 徐家健 經濟3.0

2017年7月4日

30年後的美麗新世界

小時候,最期待爸爸帶我到麗晶食牛排;人大了,等到新世界(00017)重建洲際酒店仍未「回歸」。2017年7月1日晚,你跑到尖咀海旁跟愛人看煙花,我留在家中網上和同志睇燈飾。雨一直下,報章說今天的姿采媲美當天。
從頭讀《信報月刊40周年紀念集》的〈人物〉篇,印象最深的是鄭裕彤先生兩篇訪問。相隔30個寒暑,先縱談地產旅遊股票投資,後抒發「愛國投資」的矛盾情懷。1978年,鄭先生向《信報月刊》記者表示:「我在生意上最感自豪的是購得尖沙咀藍煙囪貨倉舊址的地皮,即現時興建新世界中心之處,該地皮面積二十多萬方呎,是在1971年間由朋友介紹向太古買入的,當時的價錢只為1.31億元,現時如按政府官地投標的成交價計算,價值超過10億元。」30年後再訪問時補充,原來當年港督麥理浩為求新世界建出華麗的樓群,對新增20萬方呎土地只增補100萬元。2008年,鄭先生以灣仔會展做例,解釋在香港投資房地產要膽大心細:「當時會展建築項目沒有人敢拿下,我敢,為什麼呢?因為政府免地價給我,政府只要求取回幾層辦公室給貿發局。」他更說,新世界沒有必要如怡和般遷冊海外。至於面對內地地產商的崛起,鄭裕彤的看法是:「他們對內地市場熟悉,我們不如他們,但新世界進入內地較早,我們不用投標搶購貴地皮。」做生意想大富大貴,從來要跟政府關係良好。訪問後10年未夠,中國恒大(03333)百億元收購新世界內地物業、海航天價投得東九龍啟德地皮,鄭裕彤先生的離世彷彿象徵一個時代的終結。
新世界3.0的The Artisanal Movement是否一個好開始?
想當年,太古與怡和對香港回歸各有不同策略,兩間老牌英資公司回歸後的發展都有參考價值。除此之外,由於內地樓宇一般折舊得快,強調工匠藝術可能是香港品牌的一線生機。怎樣說呢?就像上世紀八九十年代,我們拍了很多很多港產電影。重新再看一次,仍覺得不難看的其實不多。香港絕大部分紙皮石外牆的樓宇其實也十分難看。不是品味出了問題,怎樣解釋華麗水晶吊燈可以在大部分面積小樓底低的住宅流行起來呢?
在芝加哥讀書的幾年,每天經過Frank Lloyd Wright的Robie House;有一年商學院派我到巴塞隆拿工作,住的地方面對Gaudí的Casa Batlló。後者,讓我知道「紙皮石」原來可以這麼美;前者,使我明白真正融入環境的綠色建築比在室內多放幾盆盆栽考究得多。繪畫、雕塑、建築是三種不同形式的視覺藝術。大廳掛一幅油畫,只是大廳多了一幅停下來看得見的藝術品;大堂放一件雕塑,只是大堂多了一件走過去看得見的藝術品。惟獨建築,容許我們走進藝術品當中。你站在橋上看風景,看風景的人在樓上看你,是卞之琳說的。我認為,只有經常走進藝術品當中,才容易培養出對細節執着及懂分辨美醜的品味。
我希望30年後的香港會比今天的美麗。從合約經濟學的角度看,本地發展商還可以做什麼呢?想小業主安心往後的美麗能跨越2047,有遠見的發展商今天應考慮如何幫他們解決30年後翻新工程天價圍標問題。承諾包辦未來樓宇翻新工程,小業主買樓時是願意多付一點溢價的。
香港亞太研究所經濟研究中心成員
美國克林信大學經濟系副教授及資訊經濟計劃附屬學者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當非理性除牌遇上技術性調整 徐家健 經濟3.0

2017年10月17日 徐家健 經濟3.0 當非理性除牌遇上技術性調整 一句「不要怕,只是技術性調整」,言下之意是大時代裏股民有時反應過敏,因此股價才需要技術性調整回復正軌。今屆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塞勒(Richard Thaler),便是憑研究人類在市場上種種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