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August 3, 2017

是強制驗樓還是強迫被圍標 ? 梁天卓 經濟3.0

2017年7月18日

是強制驗樓還是強迫被圍標 ?

上星期我在專欄發表了《經濟3.0的圍標報告》,當中提到2012年強制驗樓計劃對於屋苑大維修來說是一個分水嶺。在計劃實施後,我在傳真社收集的屋苑大維修數據中,看到幾間較活躍於這業務的承建商投標價之間的相關性(在扣除其他可能影響投標價如成本因素的考慮之後)突然大幅上升。
換言之,它們之間的「溝通」似乎在強制驗樓計劃推出後變得「更好」。這可被視為屋苑大維修有圍標行為的環境證據之一。
我應該是在媒體上寫得最多如何科學地辨識圍標存在與否的人,背後的理論不難:在競爭下,工程公司的出價會合理地反映成本;相反,在圍標下,部分「扮競爭」的公司在托價時明知沒有勝算便會不計成本地出價,務求內定的公司可以勝出。
經濟學行內有好幾個辦法用來分辨競爭和圍標的行為,微觀一點的可從各工程公司的出價數據中看出端倪。細節可看我上星期的文章及早前我發表過的專欄文章,重點不外乎是從數據中估算各公司每單工程的成本,再將該估算得來的成本配對各公司的出價,看看兩者之間的關係是否有異常之處。
宏觀一點的可從各工程的平均標價中,查看其是否有隨市場環境的改變而調整。由「樓宇更新大行動」,到「強制驗樓計劃」,再到「樓宇維修綜合支援計劃」,這幾年政府的政策都在鼓勵市民對舊樓進行維修。我不反對舊樓維修,事實上有關計劃的確有可能令舊樓變得更安全,不過這些政策的可能後果之一,是加劇屋苑大維修本來已屬剛性(inelastic)的需求彈性。不少研究指出,需求彈性呈剛性是促成圍標的主要條件之一。
計劃實施後貴上加貴
利用傳真社早前公布的屋苑維修招標數據,我分析過近年各屋苑維修中標價的趨勢,再將結果比較2012年政府實施強制驗樓計劃前後的中標價。結果顯示,建築成本或通脹等因素的確令屋苑大維修成本在2012年後上升,但我發現在扣除屋苑大小、樓齡、屋苑是否有附屬設施(如停車場或會所)、屋苑所在地區,以至維修成本年年上升的趨勢等可能影響成本的因素後,屋苑大維修的中標價在計劃實施後還是有以下幾個變化:
(1)中標價在計劃實施後突然大幅上升。我的統計分析顯示,在計劃實施後,每戶的維修支出平均要多花約5萬元(較政策實施前平均支出高約40%)。
(2)收到屋宇署驗樓通知的屋苑,其大維修中標價會再更高一些。理論上,收到通知的屋苑對大維修的需求彈性會更剛性,我發現在計劃實施後收到通知的住戶平均支出,要比其他沒有收到通知的屋苑再多付超過兩萬元(即超過20%升幅)。
(3)樓價較貴和住戶收入較高的屋苑,大維修支出比其他屋苑的升幅更高。這現象的一個可能解釋,是這些住戶由於比較富有,屬於圍標行為的「高質素」對象;又或者他們監察大維修工程有否被圍標的時間成本較高,令圍標參與者更易得手。
當時大力推動強制驗樓的發展局局長認為,該計劃是樓宇安全的里程碑。有誰不想安居樂業,大家所住的樓宇更安全﹖但安全還是要看成本效益。現在局長「升呢」做了特首,還在政綱內強調管治新風格之一是實證為本。我希望特首能言出必行,以實證為本的態度檢視強制驗樓計劃的成效,並檢討該政策是否有改善的空間。
維克森林大學經濟系助理教授
中文大學亞太研究所經濟研究中心成員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當非理性除牌遇上技術性調整 徐家健 經濟3.0

2017年10月17日 徐家健 經濟3.0 當非理性除牌遇上技術性調整 一句「不要怕,只是技術性調整」,言下之意是大時代裏股民有時反應過敏,因此股價才需要技術性調整回復正軌。今屆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塞勒(Richard Thaler),便是憑研究人類在市場上種種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