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August 18, 2017

後大衰退乘數爭議給香港啟示 徐家健 經濟3.0

2017年8月15日

後大衰退乘數爭議給香港啟示

大學學者、金融高官、財經演員、風水大師、牛頭角順嫂等等,個個近期都講經濟。天真一問:唔通個個都想講經濟咩?
不要誤會,我絕非批評沒有經濟學博士銜頭的人談經濟必語無倫次。相反,我認識幾位從未受過正統經濟學訓練的朋友,他們講起經濟來總是似模似樣。問題來了,他們的似模似樣,有時比一些名校研究生甚至經濟學教授更像樣。
蕭若元評預算案成絕響
應該是四年多前吧,我其中一位這類朋友蕭若元最早提出,政府財政預算如何低估收入、高估支出導致結構性財政盈餘。受到老蕭啟發,我亦在本欄寫過數千字解釋政府地價及印花稅收入不穩之下,穩定開支和收支平衡是不能並存的。當其他經濟學家警告未來有結構性財赤,2014年我寫道:「六年多前曾俊華司長準備他的第一份《財政預算案》時,香港的財政儲備約有5000億港元,先經歷了百年難得一遇的環球金融海嘯,去年再為做靚盤數,把部分盈餘注資到幾個基金戶口,一輪左袋搬右袋的『會計工程』後,今天的財政儲備還是超過了7500億元。連續6年財政預算公布的實際盈赤都是年年有餘,分明是『先使未來錢』倒轉寫 — 錢來未使先。」
最近,蕭若元退休了,一年一度的老蕭評財政預算已成絕響,以後我們只能在網上重溫那些年他的〈敢講至好聽〉。
老蕭不想再講本地經濟的時候,任總竟然出山接力批評過去10年政府一直採取「守財奴」政策!可能是《經濟3.0》影響力有限,任總任志剛先生認為香港一直錄得龐大財政盈餘,並未惹起市民大眾關注。
政府配置資源常致浪費
更值得市民大眾關注的,我認為是任志剛提出政府開支可用在乘數效應較大項目上。這個提議,馬上引來雷鼎鳴教授回應:「這願望當然是良好的,但恐怕是過於樂觀了。這當中假設了政府若用了一元,人民可受惠超過一元(即乘數大於1),否則將來政府為了填補這開支而從人民手上多抽一元的稅,人民豈不反而蒙受損失?但正如上面所說,政府配置資源的效率通常很低,經常會出現浪費,那麼乘數又怎會大於1?巴羅(Robert Barro)在他的宏觀經濟課本中列舉美國政府用錢的證據,花了一元而可取回4角已算不錯了。」雷鼎鳴之後建議政府用錢應考慮折現值:「若是真的要投資在香港,基建、科技和教育等會較適合,因為受益者較廣泛,較少涉及私人利益,比較安全。」
誰是誰非呢?兩位前輩過招,其實比美國過去幾年的爭議溫和得多。自大衰退(The Great Recession,2009年6月至2009年12月),乘數效應成為美國輿論及學界討論一大焦點。哈佛的巴羅教授認為和平時期的「財政乘數」(fiscal multiplier)大致是0,奧巴馬政府首席經濟顧問羅瑪(Christina Romer)卻估計財政乘數是1.6。《紐約時報》上,我的老師莫里根(Casey Mulligan)引用數據支持巴羅觀點,高舉凱恩斯理論的克魯明(Paul Krugman)卻站在羅瑪那邊。幾位大師爭論不休的一個重點,並非政府配置資源效率高或低,而是更根本的供應在大衰退時是否不再重要,這亦是凱恩斯學派與供應學派之爭。吵了大半個世紀,我的觀察是在失業率高企時爭論供應是否重要,是極難取得共識的。
不要漠視派錢乘數效應
多得香港全民就業,只有語無倫次的人才會質疑供應並不重要。以基建為例,除非建築工人供應彈性無限,要幾多有幾多,大手投資基建必會推高建築成本。新樓貴舊樓維修更貴,當然與供應有關。既然同意供應重要彈性有限,我不明白基建、科技和教育等為什麼較少涉及私人利益?所謂「受益者較廣泛」,眼中看到的就只有凱恩斯強調的需求。只有天真過阿嬌的人,才會以為政府用錢在供應彈性低的項目不是補貼供應商吧。基建不是獨有例子,最近的50億教育撥款,中小學每班師生比例增加0.1的另一面是增加2350名常額教師,請問師生比例增加0.1對廣泛中小學生重要?還是增加常額教師對2350名現有合約教師重要?
我不是反對政府花錢在折現值高的投資項目,只是從供應角度我看不到這些項目為什麼較少涉及私人利益。以「受益者較廣泛,較少涉及私人利益」為準則,我想不出有什麼項目比得上全民派錢更安全。退而求其次,搞全民退保吧。退保不是投資?買長壽保險算不算投資呢?另方面,在大量財政盈餘前提下,政府花錢在乘數效應較大的項目上也非毫無道理。原來,大衰退早已令學界重新考慮財政乘數。以往討論乘數,主要集中於「開支乘數」(spending multiplier)。大衰退引發各地政府干預,卻是以轉移支付(transfer payments)而非傳統的政府購買(government purchases)為主。政府及學界的凱恩斯信徒,已紛紛提出論據支持「轉移乘數」(transfer multiplier)不低,尤其在信貸市場不完善的地方。
今天關於乘數效應的新共識,是世上沒唯一的乘數效應。除了受閒置的生產要素左右,不同乘數亦會受每個地方的信貸市場、滙率制度、貿易開放、外債比例、貧富差距等影響。現屆政府有高層承認以往政策是「守財奴」,換個角度看其實是承認以往政策是「斂財奴」。有做生意經驗的朋友都知道,純粹因為閒錢多而投資新項目多數是「投井」而非投資。假如比乘數效應高低是現屆政府財政新哲學的實踐,我衷心希望各位高官不要只顧傳統開支乘數,而漠視減稅和派錢在香港獨有環境下得出的其他乘數。
香港亞太研究所經濟研究中心成員
美國克林信大學經濟系副教授及資訊經濟計劃附屬學者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從資訊供求看傳媒前景 免費早餐: 梁天卓

免費早餐: 梁天卓 從資訊供求看傳媒前景 2017-09-13 近年傳統傳媒的地位不斷下降,有的紙媒由公信力第一變成公信力第七,有的則由誓神劈願不賣盤,到最近終於向現實低頭,當然不消說的是一直低迷的記者薪水,依舊追不上通脹。到底傳統傳媒的前景如何? 有趣的是,...